影响世界 - 文艺的力量
文学家 美术家 音乐家 戏剧家 摄影家 舞蹈家 影视人物 其他 专题访谈
北京文艺网
自媒体注册
北京文艺网自媒体发稿指南:
1、登录北京文艺网,点击北京文艺网会员注册,根据要求完成注册。
2、注册完成后用户名和密码登录北京文艺网。
3、登录后,请点击页面中功能菜单里的我要投稿,写下你要投稿的内容,后点击确定,完成投稿。
4、你的投稿完成后需要经过编辑审核才能显示在北京文艺网,审核时间需要一到两天,请耐心等待。

武汉能做一流的城市音乐节

2011-11-02 10:02:51来源:长江日报    作者:时事五

   

作者:时事五


李皖


朱宁

    采访者:李皖

    被访者:朱宁   

    大学毕业离开武汉后,一位网友写下这样的感言:“在武汉时,VOX就在学校背后,每到周末就翻山越岭去听歌,这是何等的幸福啊。”在“文化五城”的建设中,“音乐之城”是其中之一,而武汉历来有“朋克之城”之称,在这里,无数人的摇滚记忆都与VOX livehouse(即专业级演出吧——编者)有关,音乐成就了VOX,而VOX影响了武汉。

  初见VOX创始人朱宁,很难把眼前这个木讷到有些单纯的男人与他躁动的鼓点联系起来。朱宁不是武汉人,17岁时他在四川攀枝花工作,24岁时愤青的他第一次接触到摇滚乐,为了组建“生命之饼”乐队,他背着一套鼓来到武汉,从此留在了这里,从一名鼓手变成了武汉摇滚圈的“朱宁大哥”。

  2002年,VOX在武昌十五中开业,6个月120场演出,第一场就挤进来600多位观众。因为“只知道找乐队来演出,不懂经营”,半年后,VOX停业,直至2005年在鲁巷重新开门。到如今,国内外各大摇滚、民谣、电子乐队的中国巡演中,VOX已是必经的一站。很多国外乐队会慕名直接打电话到店里要求演出,现在这里的演出排期已排到了明年一月。

  在这里,啤酒很便宜,没有强制消费,到演出的日子,店内没有桌椅,所有人都站着。朱宁说:“VOX是一个演出场所,不是酒吧,你在酒吧听到不喜欢的歌,你会叫乐队换一首。但我们的核心是音乐,不会因为客人不喜欢而迁就。”

  在刚刚结束的草莓音乐节上,VOX作为设备提供者出现,但朱宁并不满意:“这次音乐节出现了很多不该出现的问题。”其实,早在2006年,朱宁就策划了一个属于武汉的音乐节,但在乐队、设备等万事俱备时,因为赞助者撤资,音乐节流产,至今未能如愿,朱宁的梦一直未断,做一个真正属于武汉的城市音乐节,让“音乐武汉”响彻全国乃至国际,他很有把握。他也曾于2009年和几个朋友一起在汉口又开了一家vox livehouse,到年底出于种种原因停业,他认同李皖所说的“摇滚音乐必须走到有钱、有闲的人群中去”,一定要让vox livehouse在重商、市民化的汉口也落地生根。他还想成立一间属于武汉的类似“迷笛音乐学校”那样的机构,告诉有音乐梦想的年轻人“如何打鼓,如何用音乐表达自己”。他甚至在计划,“收入很多时,成立一个VOX的基金,资助乐队和其他艺术家”。

  李皖,乐评人,著有多部音乐评论,始终以理性的目光注视着音乐与这座城市。

  朱宁,音乐人,虽已“四十不惑”,但仍有一颗造梦的心。两人同为武汉音乐圈的标杆,神交已久却从未谋面,第一次见面,两个谨言的男人竟都滔滔不绝。音乐的魔力,从来没有界限。

  李皖:打造“音乐之城”,我觉得有两个方面,首先就要看武汉有什么样的条件、基础和资源。

  朱宁:你说的让我想起草莓音乐节结束之后,舞台导演跟我说:“到过那么多地方做音乐节,从来没见过一个城市,第一支乐队演出就能这么嗨。”

  李皖:应该说,武汉的乐迷饥渴太久了。对一个城市来说,音乐的繁荣需要氛围,核心就是要有现场的感觉,要细水长流,不断线,每天都有现场演出可以看。不能像过节一样,你想看的时候没有,有演出的时候看不了,这就尴尬了。

  朱宁:是的。在武汉,livehouse只有VOX一家。现在VOX的演出,周末的场次平均都有150到200人。票房最高的痛痒乐队,来了800多人,我本来在楼上设备间,下来一看场子里的人,吓到了。

  李皖:其实武汉的硬件条件很好,有琴台音乐厅,我真的觉得很幸福,就算是不演出,光坐在里面,感觉都很好,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它都是世界水准的,现在需要的就是养育观众。

  朱宁:如果武汉有5个VOX这样的地方,有几百个乐队,那样的影响力就很大了。

  李皖:我很欣赏武汉乐团,交响乐团其实很难生存,武汉乐团的水平不是世界一流的,但它能坚持日常演出,暑期还给普通听众讲解一下入门乐理。现在武汉乐团就基本站住了。摇滚乐也一样,需要有长期的乐队,日常的演出,每一个场所的关闭就是关掉一扇门,关掉一种生活。

  要做一个基金来扶植乐队

  李皖:如果不当摇滚乐队的鼓手,你现在会是怎么样?

  朱宁:去北京迷笛学校学习之前,我抽烟喝酒什么都来,接触音乐以后真的改变很大。音乐会给你一个刺激,你自己也无法理解的刺激,听到它会起鸡皮疙瘩,会浑身发麻。很多家长都以为玩摇滚的是坏孩子,其实真正喜欢摇滚的人都是很积极的,只是他们选择了一个看起来激烈的表达方式。

  李皖:态度都是很积极的,摇滚乐容易吸引的都是容易感动的,对生活有感知的人,然后以一种进取的姿态去表达。

  朱宁:武汉的乐队风格在增多,水平也越来越好,但总有些乐队不愿意前进。

  李皖:时代变化太快,你要跟着时代发展,才会生活在这里而非过去。而多数人,在青春结束进入中年时,会觉得你啥都明白了,世界就这样了,也就不学习不前进了,这个挑战抛下了很多人。

  朱宁:武汉想做乐队的人很多,但乐手有再大的兴致,两三年时间遇不到好的演出环境,就自然会解散了,其实摇滚乐手要求不高的,音乐上给他一点支持就够了。欧洲很多国家,还有我们的台湾都有政府专门基金来扶持乐手。香港的乐手也很从容。所以我有一个私人的想法,收入够多的时候,就做一个VOX自己的基金,资助乐队和其他的艺术家。

  武汉需要有一个代表性的户外活动

  朱宁:这次草莓并不是完全属于武汉的城市音乐节,其实我们可以在东湖、在长江大桥这些有武汉特色的地方,做一个自己的一年一度的音乐节。

  李皖:你说的这些地方还不太好操作,我觉得琴台挺好,那有个水上舞台。

  朱宁:音乐节的地点我2006年就找过,乐队、设备当时也都解决了。别的我不敢说,至少我可以凭借VOX的资源,邀请全国乃至全世界的乐队来武汉演出,绝对可以做到国际标准。不会像这次草莓,基本是摩登天空旗下的乐队,国外、港台的乐队一支都没有。设备方面,我们也可以从上海、北京甚至国外找设备供应商。

  李皖:严格来讲,除了北京的迷笛,成都的热波,丽江的雪山音乐节,国内还没有几个城市有自己的音乐节。

  朱宁:武汉这么大的一个城市,有这么浓厚的氛围,地理上也有很大的优势,需要有一个有代表性的户外文化活动。而且在旅游、商业等各方面,音乐节都会给武汉有很大的好处。

  李皖:从思维上来说,我们习惯从硬的设施来建设。其实文化是活的,你做一个音乐节,它不是一个永恒的建筑,但是从时间上来说,它是永恒的、动态的,是活的。

    (编辑:刘苗)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关于北京文艺网 | 著作权声明 | 合作招商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协作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