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世界 - 文艺的力量
文学家 美术家 音乐家 戏剧家 摄影家 舞蹈家 影视人物 其他 专题访谈
北京文艺网
 · Home  · 访谈  · 文学家
自媒体注册
北京文艺网自媒体发稿指南:
1、登录北京文艺网,点击北京文艺网会员注册,根据要求完成注册。
2、注册完成后用户名和密码登录北京文艺网。
3、登录后,请点击页面中功能菜单里的我要投稿,写下你要投稿的内容,后点击确定,完成投稿。
4、你的投稿完成后需要经过编辑审核才能显示在北京文艺网,审核时间需要一到两天,请耐心等待。

幼明访问牧野:起死回生,让死掉的人重新活回来

2020-03-26 13:31:06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幼明

   
牧野,男,上世纪六十年代生人,说是安徽人,其实楚国人,差不多两千五百岁,忽左忽右。

微信图片_20200326133211_副本.jpg


  采访者:幼明

  受访者:牧野

  
  牧野兄您好!我想做一个对瘟疫期间,大家有啥感受的书面采访,希望您接受我的采访问题如下:


  1、您的自我介绍(名字,性别,年龄,职业,100字以内)


  牧野,男,上世纪六十年代生人,说是安徽人,其实楚国人,差不多两千五百岁,忽左忽右。假装文人,写诗,策展,偶发艺术批评,有一艺术机构平台,举办诗歌艺术两界活动无数,自号达达喇嘛—无聊派。


  2、您现在在哪里?


  年初二启程回北京一直困在宋庄艺术区工作室。说是困在,也不确切,主要不想见到戴红袖标的父老乡亲,他们量体温不算,要填表。幼明兄做过警察,您知道填表双方的心理动机——使用被使用。为了服从,我主动配合,避而不见。


  3、您那里疫情如何?有您认识的人感染新冠病毒吗?


  北京有疫情,我这儿没有,也不会有。艺术区嘛!


  感染新冠病毒的朋友没有,大家都戴口罩,但人人都已具备病毒特征,好像下定好了决心老死不相往来。


  4、您会担心自己和家人的安全吗?


  那是当然,不仅我的家人,包括所有人,都有担心。尽管生命在这里没什么价值,但与我同时汇聚成相对时段的生命之流。


  我有杞人忧天之病,不能眼睁睁看着在我们一代人手上断流。你说是吧,病得不轻!


  5、您每天是怎么过的?


  对我而言,禁足自闭和日常没什么不同,八年不出门也没关系,我一直以为我是个活死人。


  具体细节而言,受日常习性的捉弄,将对生存处境的关切被动塌缩在手机屏幕一小块活动平面上,即是微信和疫情的关切。


  交互时间睡觉、看书、写诗、整理一下紫砂、青花瓷之类的藏品,练练手眼,和古人私通幽会,一小朋友说我“一人清欢”。


  6、您在疫情期间经济状况如何?有损失吗?能说具体的数字吗?


  暂时可以维持,时间长了难说。至于说到损失,无可计算。


  比如一个人死去,就不能纳入计算数字,但我觉得损失惨重,他她都是加持我活着的无上福报。


  具体来说,年前推进的合作项目处于搁浅状态。


  金宝汇共享艺术空间基本停摆,今天过去值班在北京溜达一圈,发现所有商场超市酒店和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服务行业,都处在同一纬度,人流车流完全慢生活的节奏,氛围有点诡异,城市空荡荡的。06年我梦见过这个景象,写在一组散体诗里。


  值班一天,紫砂艺术精品馆没进一位顾客,每天都有成本,怎么计算?只能说,认命吧,新冠压低了我的头发。借你访谈说句话:由衷感谢支持帮助我的亲朋挚友,损失无量……感恩!来日方长……


  7、您的心理状态如何?


  一如既往的绝望。既是一如既往,看作平常心好了。


  这些年经历的多了,常应常寂,从一而终,自然一场突发疫情影响不到面对事物的态度。


  8、能够给大家推荐适合现在看的一本书,或者一部电影,一部电视剧吗?


  我看的都是杂书,随手翻翻而已。时空交错,我看的可能适合我,不适合他人。


  倒是现在进行时的《武汉封城》集合小说、诗歌、哲学、地理学、天文天象学、历史学、病理性、发生学、科学未来学等等类型学说之全集,既是开放的在场电影,又是一幕幕精彩绝伦的荒诞连续剧,适合所有人看,超级魔幻,可惜看得懂的人不多,需要全知全能的智识储备。


  算了,大家都很累,清净无为、找回自己最好。毕竟全国按下暂停键的机遇和遭遇百年一次,体会一下什么是人之生命的百年孤独,也许可以发明一束人性之光,照亮脚下的路。


  9、您认为疫情会啥时候结束?


  庄子说“夏虫不可语冰”,改写一下,“新冠不可与夏”。


  但凡自然而然生发的事物,都是受制于自然大化名之使之,节气时令一到,它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天无绝人之路,这句谚语里的“人”指的是人类这一物种,病毒来了,警告某类人等不要无法无天、胡作非为罢了。意思是说,你不行,头顶三尺有神明。


  我说的前提是”但凡……”


  10、您在疫情中创作了相关的作品了吗?


  每天会写一两首短诗,不然对不起遭遇非常的现在进行时的生存处境。


  在智识能力不足以正面理解这一事项的时候,写诗是最好切入此类病毒的认知手段,好诗坏诗已不重要,用何种语态体验生命的关切,在我显得特别重要,只是临时改变了写作风格,用以保持突进的姿势不太变形。


  也许事件之后,再次回到不具体的元语言叙事的固定事态上,书写自我认知的诗文本:意象与表现。


  11、您为疫情出力了吗?参与过公益活动或者捐款了吗?


  您这句话应该这样问:您感恩了吗?


  实话实说,武汉疫情爆发以来,关注力大于我生命的其他,如果这算出力,那是当然。忽然想起柴静的那段反复提起的名人名言,不在重复录入。


  我的行动与感受都有极强的无力感。张口也喊不出“武汉加油”四个字。


  口罩紧张的时候,艺术家闻正帮我买到韩国产的PN95口罩,一部分要寄回家的,地方上城市封锁,顺风快递不让进,就分给了保安门卫、快递小哥和快递收发站点。实在没从物资上出过什么力。


  记得汶川大地震的时候,我应该是全国最早发起诗歌艺术活动声援抗震救灾的,没有人比我反应行动的早。但这次不同,举个例子,也是2019年,秋天是吧,北京忽然传出某医院收治了几位感染鼠疫的患者,北京很快封锁了收治医院,病原发生地内蒙古自治区及时采取了排查控制措施,几例患者很快得到救治康复出院,好像没有发生这回事一样。


  我们都知道鼠疫的危害性远远大于新冠,假如发生在武汉又会怎样?自从对李文亮等八人训诫公布于世,我一直关注武汉湖北演进的方方面面,有太多太多的感动悲伤与愤怒掺杂生命之中,你会有种被庞然大物扑倒碾压的暴怒。


  我曾试图策划一场艺术创作主体展览活动,学术定位游移,冷静评估后得出“碰瓷”的心理嫌疑,只好作罢。


  现在拟发起一场艺术拍卖活动,上周还在和艺术家如水商议,希望能够筹集资金帮助到不上数字的死亡之家,或建立一个民间奖项,对一线医护和知识分子做出道义上的支持。


  12、您现在最想干嘛啊?


  起死回生,让死掉的人重新活回来,感恩每一个具体的生命。你知道,我做不到,只有坐等……


  昨天,方方已经把诉求摆上了桌面……坐等……!


  13、您有什么感悟可以和大家分享吗?


  说说日本吧。走过一段明治维新,走通了吗?此路不通!战后走了另一条路,走通了吗?各种文化共处,自生长!听不到一再启蒙的噪杂声,断了知识分子启蒙职业化兼具优越感的后路。你不问最想干嘛吗?去趟日本!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关于北京文艺网 | 著作权声明 | 合作招商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协作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