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世界 - 文艺的力量
文学家 美术家 音乐家 戏剧家 摄影家 舞蹈家 影视人物 其他 专题访谈
北京文艺网
自媒体注册
北京文艺网自媒体发稿指南:
1、登录北京文艺网,点击北京文艺网会员注册,根据要求完成注册。
2、注册完成后用户名和密码登录北京文艺网。
3、登录后,请点击页面中功能菜单里的我要投稿,写下你要投稿的内容,后点击确定,完成投稿。
4、你的投稿完成后需要经过编辑审核才能显示在北京文艺网,审核时间需要一到两天,请耐心等待。

王薇:做“接地气”又有“国际范儿”的龙美术馆群

2016-05-26 15:02:35来源:雅昌艺术网    作者:谢媛

   
拥有众多重量级藏品的龙美术馆,无疑已成为当今中国最具规模和收藏实力的私立美术馆,短短几年之内,龙美术馆在上海发展迅猛,从古到今的完整收藏线索、近3000件馆藏作品强大收藏阵容,不仅赢得业界的称道,也吸引了众多普通观众进入美术馆。

1.jpg


  采访者:谢媛


  受访者:王薇


  2016年5月26日,龙美术馆旗下第三家美术馆——龙美术馆(重庆馆)即将盛大开馆。几十年纵横各大拍场、艺术博览会、这对在当今在中国收藏圈最具收藏实力的夫妇——刘益谦与王薇的收藏与建美术馆的步伐似乎一直未曾停止,从他们所创立的第一间美术馆——龙美术馆(浦东馆)开始,2.8亿港元的明成化斗彩鸡缸杯、3.48亿港元的“永乐御制红阎摩敌刺绣唐卡”、3.08亿元的王羲之“平安帖”、以及10.84亿莫迪利亚尼的《侧卧的裸女》等一系列重量级藏品相继入藏龙美术馆,成为镇馆之宝。

2.jpg

  ▲龙美术馆10.84亿购藏莫迪利安尼《侧卧的裸女》(1917-18)


  最初选择投身收藏事业,而身为龙美术馆创始人之一、馆长的王薇,其实并不甘心只是刘益谦太太的角色,“本着刘益谦赚多少钱,我就收藏多少”的理念,她不遗余力地和先生刘益谦比赛“竞争花钱”,而热衷艺术品收藏的她:从购买革命题材藏品开始,不断将自身的收藏体系扩充至老油画、现当代艺术、以及亚洲和欧美的当代艺术等各种门类,从而形成刘益谦以古代艺术品为主、王薇以现、当代艺术品为主的完备收藏体系。


  近年来国内民间美术馆如雨后春笋拔地而起,龙美术馆始终以自己的特色位居中国内地最具规模和收藏实力的位居私立美术馆之首。2012 年12月18日,龙美术馆(浦东馆)在上海浦东新区落成开幕,浦东馆致力于将艺术展览和文化教育相结合;2014年3月28日,龙美术馆(西岸馆)在徐汇区滨江揭幕,形成了龙美术馆独特的“一城两馆”的艺术生态。


  拥有众多重量级藏品的龙美术馆,无疑已成为当今中国最具规模和收藏实力的私立美术馆,短短几年之内,龙美术馆在上海发展迅猛,从古到今的完整收藏线索、近3000件馆藏作品强大收藏阵容,不仅赢得业界的称道,也吸引了众多普通观众进入美术馆。2015年,龙美术馆人流达到60万人/次。2016年5月18日,世界博物馆日,龙美术馆的参观人数达到千人以上。

3.jpg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中国首展“无相万象”现场


  基于“红色经典”的收藏,王薇将龙美术馆(浦东馆)的特色定位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二层1800平方米展厅计划全部用来做“红色经典”的长期陈列,如今龙美术馆(浦东馆)被评为“浦东新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而龙美术馆西岸馆从建馆初始,就立足传统,关注现当代,加强海内外文化艺术交流为宗旨,经过几年发展,已成功举办数十场极具规模及学术影响力的展览:朱见深的世界—一位中国皇帝的一生及其时代、盛清的世界—康雍乾宫廷艺术大展、15 个房间、想象突围现实—龙美术馆藏亚洲艺术作品展、奥拉维尔·埃利亚松中国首展“无相万象”等,均备受观众好评。

4.jpg
▲15个房间展览现场


  如今的龙美术馆(西岸馆)已然成为上海市政府倾力打造的西岸文化走廊上一座耀眼的文化坐标,一个具备国际水平的综合性艺术展示和交流平台。不可否认的是,由龙美术馆为首带来的上海当代生态的变化也显而易见:以龙美术馆(西岸馆)、余德耀美术馆、西岸艺术中心、油罐艺术公园等众多文化项目不断落地生根,西岸文化群落已初具规模;西岸已经发展成为最具文化品味和文化气质的滨水区域。


  此番,龙美术馆选择再度将其事业版图从上海扩至西南重庆地区,龙美术馆品牌的第三家美术馆——龙美术馆(重庆馆)即将揭幕,龙美术馆(重庆馆)与上海两馆相同,由王薇女士担任馆长及总策展人。王薇表示,龙美术馆是一座集收藏、研究、展览、教育为一体的综合性美术馆,重庆馆的开幕对龙美术馆而言将是另一个全新的开始,也是她本人所致力的文化艺术传播事业的延续。


  现今,刘益谦常把自己笑称为馆长助理,提起自己的太太、馆长王薇时他时说:“她五十多岁了,还有办美术馆的激情,我应该要支持她。” 王薇自己也走向了从全职太太、收藏家到美术馆馆长的新职业生涯之路。 美术馆工作虽然让王薇整个忙成空中飞人,但她说,我对美术馆工作是非常有激情的,如果有这种激情去做事,你就是积极的,整个血液的循环都是正能量的:“虽然很努力、很辛苦,但是我乐在其中,大家也很认可我。只有把每件事情做好了,心里面才会有一种满足感。”


  重庆,处在南北丝绸之路与长江经济带的节点上,由码头航运承载着历史的城市,历经千年岁月。此次龙美术馆(重庆馆)的落地,是否可以拉动整个重庆乃至整个西南地区的整体艺术氛围?同时,从“一城两馆”到“两城三馆”的龙美术馆群,龙美术馆从创立仅短短几年时间迅速发展,其中收获哪些有益经验?在重庆馆即将开幕之际,记者特别专访龙美术馆创始人兼馆长王薇,分享不同观点。

5.jpg
▲龙美术馆(重庆馆)

6.jpg
▲龙美术馆(重庆馆)展厅


  走进重庆


  加速龙美术馆西南落地


  记者:王馆长您好,龙美术馆成功在上海实现“一城两馆”运营模式,此次为什么选择建立第三家美术馆——龙美术馆(重庆馆)?


  王薇:4-5年前我先生刘益谦由于事业版图的需要,选择重庆发展保险事业。我个人也曾经来到过重庆,参观过重庆的国家美术馆,但我们龙美术馆收藏体系其实和国家美术馆有所不同,如何把这些藏品分享给观众,是我所思考的。龙美术馆(重庆馆)作为重庆市首家国际级藏品展示及交流中心,可以与国家美术馆形成一种互补。


  记者:选择重庆,带动当地艺术氛围的共同发展?


  王薇:在我们选择重庆之前,很多成都的艺术人士也在给我们抛出橄榄枝,希望我们可以把美术馆建在成都。但是我认为,成都的艺术氛围已经很不错了,我对重庆有着特殊的情节:我喜欢做雪中送炭,不喜欢做锦上添花的事情,龙美术馆(重庆馆)的落地,就是要支持重庆的艺术,提升重庆艺术的活力。


  记者:重庆馆的基本情况如何?


  王薇:龙美术馆(重庆馆)落址于重庆直辖市江北区国华金融中心双子座一至三层,占地面积约一万二千平方米,共设有三个展厅。分别聚焦中国传统、革命主题绘画及当代艺术。主展厅采用跃层展厅结构,挑高七米。


  记者:重庆馆的特色是什么?龙美术馆在上海取得的有效经验是否也会带入重庆馆?


  王薇:重庆馆位于江北的商务中心,也是意图打破艺术场馆与商务楼宇之间的壁垒,让艺术走进日常的工作和生活。同时我也希望美术馆能对当地的民众和学生提供教育作用,也许当地学生并没有什么机会能走出国门欣赏国际艺术展,但我希望他们能在我们的美术馆中看到许多正在国际艺术领域正在成长的艺术家作品。我的想法也比较多,追求极致的完美,作为私立美术馆,我会有自己系统性的管理与策划。但我现在做馆长的任务是要思考,怎么培养下一代?如何让更多八零后、九零后的青年人,能够有机会在龙美术馆的平台上,得到成长。所以重庆馆由我担任馆长,同时也会给年轻人以更多锻炼的机会。


  记者:重庆馆开馆展以“百年艺程”为主题,如何呈现开馆展?


  王薇:龙美术馆最重要的就是我们的馆藏,它集合了我和我先生刘益谦多年的收藏心血。我们每个美术馆开馆展览都是我们收藏有关,但每一次开馆的开馆展,都有一个全新的主题,从2012年龙美术馆(浦东馆)的“古往今来”、到2014年西岸馆的“开今?借古”再到重庆馆的“百年艺程”,这些开馆展的主题,都是在不断的变化梳理藏品。此次重庆馆开馆展,我们从馆藏作品中挑选出一百年来最具影响力的作品,观照其在历史中的独特作用、文化魅力和时代内涵,展示中国艺术家百年来的实践与探索,以及中国艺术不断焕发出的生机与活力。展览将主题定为“百年艺程”,分为西学东渐、艺术礼赞、十年过往、万象更新、多元格局五个章节呈现。

7.jpg
▲罗中立 《春蚕》 布面油彩 1980 220×148cm


  记者:开馆展的重点作品有哪些?


  王薇:开馆展览共展出133 件作品,其中包括李铁夫《遥望瀑布》(1930 年代)、刘海粟《巴黎圣心院》(1931)、常玉《红衣女子》(1930—40 年代)、常书鸿《重庆大轰炸》(1941—1942)、冯法祀《反饥饿反内战大游行》(1948—1949)、林风眠《宝莲灯》、陈衍宁《毛主席视察广东农村》(1972)、沈嘉蔚《为我们伟大祖国站岗》(1974)、陈逸飞《踱步》(1979)、罗中立《春蚕》(1980)、何多苓《乌鸦是美丽的》(1988)、周春芽《太湖石》(2000)等具有强烈社会意义和时代性的优秀作品。

8.jpg
▲常玉《红衣女子》 布面油彩 1930—40 年代 74×50cm

9.jpg
▲何多苓《乌鸦是美丽的》 布面油彩 1988 89.9×70cm

10.jpg
▲潘玉良《侧卧的女人体》 纸本彩墨 1940 38×55cm


11.jpg
▲刘海粟《巴黎圣心院》 布面油彩 1931 73×60cm


  记者:本次开馆展由您本人担任策展人,在您看来,策展的难度在哪里?


  王薇:一百年来,艺术的发展历程为我们构建了艺术风格的转变,更有与社会发展融为一体的文化形态。从这个意义上来说,1911至2011的百年艺术史既是一部视觉变化史,也是波澜壮阔的社会史和哲学史。因为我本人也是收藏家,我最了解自己和我所收藏的作品。而对于馆长来说,我不仅要要考虑重庆馆的开馆题材,还要在做展览的时候,考虑再三,我们的实力在哪里?我要做什么?所以我们选择了呈现这一百年艺术发展历程,这是龙美术馆收藏中的强项。


  记者:重庆馆在发展规划上和上海会有哪些不同?


  王薇:龙美术馆的学术团队将针对龙美术馆现有馆藏体系中的川籍艺术家以及四川、重庆相关题材的作品进行梳理及展示;同时,也将会根据重庆的地缘特色策划相应的展览。不仅如此,国际艺术项目也将被引进龙美术馆(重庆馆),于传统中融入国际视野正是龙美术馆(重庆馆)的发展方向。

12.jpg
▲龙美术馆西岸馆


  从亚洲开始


  建立全球收藏体系


  记者:您和您先生刘益谦不同,从收藏一开始,就选择的“古、今”两条截然不同的收藏道路。


  王薇:最初从我们两个人会因为收藏什么而产生争执的时候,我就转向收藏当代部分,当然我的收藏也要得益于我先生刘益谦的支持,他主要以古代和近现代传统为主,而我的收藏体系从2000年开始,包含了中国近现代油画、当代艺术、红色题材作品、亚洲艺术等等。


  记者:您为什么选择多元的收藏方向?


  王薇:在我看来,中国的传统书画和油画,在观看的时候,冲击力是不同的,所以我从“红色经典”艺术和老油画方面先介入收藏领域,然后逐步发展到现当代艺术、以及亚洲和欧美的当代艺术等各种门类,形成这样完备的收藏体系。

13.jpg
▲“想象突围现实”龙美术馆藏亚洲艺术作品展现场


  记者:目前龙美术馆的收藏体系正发生着哪些变化?


  王薇:2015年11月,我们推出了由东京都现代美术馆总策展人长谷川佑子担任策展人的“想象突围现实——龙美术馆藏亚洲艺术作品展”梳理与呈现龙美术馆丰富的亚洲现当代艺术馆藏精品,这个展览受到了国际上众多好评,很多国外美术馆馆长纷纷来到上海看这个展览,以前大家觉得都是在关注西方的当代艺术,亚洲艺术没有这么受到关注。实际上,亚洲艺术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尤其对我们来说。


  记者:龙美术馆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到亚洲艺术?


  王薇:从2005年开始,我关注到亚洲艺术,当时我感觉中国当代艺术已经炒到一个热点之上,所以我在思索,是否应该避开最高点,所以转向去收藏亚洲艺术。


  记者:您曾透露出2019年,龙美术馆西岸馆五周年之际的全球收藏展览,这是如何考虑的?


  王薇:2019年是龙美术馆西岸馆建馆五周年,我计划做一个全球收藏展览,把好的国外艺术带给中国,所以我现在也在不断地和国际优秀的艺术家去沟通,通过我们的收藏体系,把中西文化的脉络串起来。


  记者:2015年11月,龙美术馆10.84亿购藏莫迪里阿尼名作《侧卧的裸女》,也是向大家透露龙美术馆馆藏将迈入国际化收藏的信号?


  王薇:除了莫迪里阿尼名作《侧卧的裸女》,龙美术馆还收藏有不少西方名作,等待合适的机会向公众展示。现在离我自己给定的目标2019年还有2-3年的时间,我也持续为龙美术馆寻找特别棒的艺术品。


  记者:您如何选择收藏品?


  王薇:我自己作为女性,从全职太太开始、做收藏家到现在担任龙美术馆馆长,其实我也一直在学习,一边如何做馆长,一边如何收藏,你要了解自己的收藏定位,然后不断学习。虽然我在拍卖场上的风格是,一旦看中的作品,也是志在必得。当然我也很自信,可能是因为女人比较心细,而且对艺术的感染力,包括我看这件作品的时候,它对我的回应是什么?这都很重要,它有没有震撼到我?这是我重要收藏的根源,我不会轻易去随便叫价,我所收藏的任何一件作品,都是经过再三考虑的。


  记者:一边收藏,一边学习。


  王薇:很多时候也需要实地去看原作,比如说,这次5月“弗里兹艺博会” 女艺术家丽莎?尤斯塔维奇的作品,我在手机里看到的图片和现场的原作感觉完全不同,所以我现场改变了选择,选择了她的那件2016年新作“Spectral”。很多人也许会问,我收藏作品有没有一个顾问团在共同参与?但实际上,主要是靠我个人积累的十多年的收藏眼光,包括很多时候,我会选择什么拍品都是事先保密的,我希望能够保持这种神秘感,然后在适合的时候分享出来。

14.jpg
▲龙美术馆购入 丽莎·尤斯塔维奇新作“Spectral”


  筹划两年女性艺术大展7月将呈现


  记者:丽莎·尤斯塔维奇2016年新作“Spectral”您也透露过,会出现在龙美术馆7月的女性艺术大展上,这个展览也是由您亲自策划的?


  王薇:女性艺术家展览是我前年就策划的展览,我很高兴终于今年能实现愿望。展览将于7月22日举行,作品将涵盖中国从宋元、明清近现代、当代至80后女性艺术家,战后当代女性艺术家布尔乔亚、琼·米雪儿、奇奇·斯密斯、伊丽沙白·佩顿等女性艺术家作品都会在此次展览中亮相。

15.jpg
▲龙美术馆西岸馆


  做接地气


  又有国际范儿的美术馆品牌


  记者:2016年,龙美术馆成功将丹麦-冰岛艺术家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的中国首次个展带入上海,并大受观众欢迎。在您看来,是龙美术馆既融合当地又定位国际化的有益尝试么?


  王薇:中国是发展中国家,在美术馆这个系统里面,这些年美术馆如雨后春笋显现,国家强大,精神文化显得尤为最重要,在这一点上,首先龙美术馆会很接地气:在西岸馆,每个周末在看展览的前提下,还可以又在户外看到很多账篷,市民们在美术馆的氛围中,也在户外休闲,这也是美术馆周边的一种氛围,本身就挺好的,因为要给美术馆要给市民一种舒适的感觉,来看看艺术、还可以休闲一下。我们建立龙美术馆,是企业家对社会的奉献,我们希望艺术能够感染观众,提升思想与精神方面的修养。而另一方面,国际化也是我们的发展重点,我也很希望能够未来龙美术馆能够成为与国际知名私立美术馆相比肩的馆。


  记者:您说美术馆要亲近市民,在艺术教育方面,有没有哪些经验?


  王薇:龙美术馆的古代书画部分的展览,以中年人、老年人观众比较多,年轻人还是看得比较少,所以我们也在思考,如何激发年轻人对古代艺术感兴趣。但比如说奥拉维尔?埃利亚松展览,从小孩子到年轻人,他们都很喜欢,每一个观众都会试图走入他的展览,感受他的创作,这我觉得非常好,因为观众和艺术产生互动了,这些作品都让大家感觉很亲切。


  记者:您对龙美术馆的发展期望?


  王薇:我们很努力,我们的团队也很年轻,年轻就是有无限的可能与想象空间。我一直在和我的团队说:对自己要求严,别人才会更尊敬你,因为如果你不尊敬自己,自己做事都很差劲,如何怎么去感化别人?对美术馆员工尤其这样。


  记者:吸引更多热爱艺术的人们走进美术馆。


  王薇:龙美术馆在创立之前,也许我们还不能真正的知道美术馆系统是怎么样,但是当我们真正把美术馆经营起来的时候,我先生刘益谦就问我:王薇,你觉得我们最高兴时候是什么?我说是当我们站在美术馆门前,看到很多观众进入美术馆,这就是我们真正做到了对我们收藏的作品的传播力。


  记者:龙美术馆现在运营情况如何?


  王薇:龙美术馆实行售票制,但每一个月的第一个星期二是免费开放日,光这一天就要接待三千人左右的人次。免费开放日,也是我们对社会的回馈。从龙美术馆运营来说,做美术馆并没有那么容易,仅成本,一年电费一项,以西岸馆为例,就需花费三百多万,美术馆方面运营政府方面的补贴很少,其它赞助对我们来说也是杯水车薪,所以我们主要还是靠自己。所以我们要以身作则去感化其他人,这是我们的使命,我常说不热爱艺术的员工,肯定没办法在这里做,美术馆不是一个赚钱的活,都是贴钱的活。当然就算贴钱,我也希望龙美术馆能做到更极致。


  记者:同时要管理三家美术馆,您工作如何分配?


  王薇:我很关注每一个展览的质量,龙美术馆越来越好,大牌的艺术家都想来办展览,但是如果你的展览执行的不好,展览就会越来越差,所以每个展览的执行都很重要。一是展览,二是教育,如何用好的展览、吸引观众、树立口碑,都些很重要。做美术馆也许是我的使命,但辛苦也是有回报的:大家可能清楚看到龙美术馆从零开始到现在的发展变化,其实我也很享受这样的工作,因为从中也得到很多学习机会。我对美术馆的工作是非常有激情的,如果有这种激情去做事,你就是积极的,整个血液的循环都是正能量的,但是如果你一直很抱怨你的工作,你的工作也不可能会做好。所以虽然我很努力、很辛苦,但是我乐在其中,大家也很认可我。只有把每件事情做好了,心里面才会有一种满足感。


  记者:谢谢!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关于北京文艺网 | 著作权声明 | 合作招商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协作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