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世界 - 文艺的力量
社会 文学 美术 音乐 影视 摄影 戏剧 舞蹈
北京文艺网
 · Home  · 资讯  · 美术
自媒体注册
北京文艺网自媒体发稿指南:
1、登录北京文艺网,点击北京文艺网会员注册,根据要求完成注册。
2、注册完成后用户名和密码登录北京文艺网。
3、登录后,请点击页面中功能菜单里的我要投稿,写下你要投稿的内容,后点击确定,完成投稿。
4、你的投稿完成后需要经过编辑审核才能显示在北京文艺网,审核时间需要一到两天,请耐心等待。

沃荷与巴斯奇亚:美国两大传奇艺术家间不同寻常的友谊

2021-11-09 09:30:46来源:佳士得    作者:

   
到底是沃荷(Andy Warhol)离不开巴斯奇亚(Jean-Michel Basquiat),还是巴斯奇亚依附着沃荷?至今仍没有定论,最有可能的是他们都需要彼此……


  到底是沃荷(Andy Warhol)离不开巴斯奇亚(Jean-Michel Basquiat),还是巴斯奇亚依附着沃荷?至今仍没有定论,最有可能的是他们都需要彼此……


  为纪念两位巨匠对艺坛的影响,佳士得将于11月11日举办的纽约二十世纪艺术晚间拍卖推出安迪·沃荷的重要画作《尚·米榭·巴斯奇亚》(Jean-Michel Basquiat, 1982年作),并于11月9日举行的二十一世纪艺术晚间拍卖推出尚·米榭·巴斯奇亚的力作《金牙的罪》(The Guilt of Gold Teeth,1982年作)。


  安迪·沃荷在1982年10月4日(星期一)的日记中写道:“与布鲁诺·比绍夫伯格(Bruno Bischofberger)见面(出租车7.50美元)。” 而这一天,成为了这位波普艺术家创作生涯后期的重要转折点。沃荷以务实的方式思忖:“布鲁诺把尚?米榭?巴斯奇亚(Jean-MichelBasquiat)带来了,他是自称 ‘SAMO’ 的孩子,经常坐在格林威治村的人行道上画T恤……然后布鲁诺发现了他,现在他生活无忧。于是,我们一起吃午餐,我拍了一张宝丽莱,然后他回家了,不到两小时又拿着一幅尚未干透的画回来了,画了我俩的合照。”


  尽管这不是他们初次见面,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位年轻的艺术家首次触动了沃荷。巴斯奇亚记得自己曾跟着沃荷走进一间餐厅,试图向他贩卖一张1美元的明信片,也曾经偷偷溜进 “工厂” 工作室 (The Factory),并说:“我只是想见见他,他是我的艺术英雄。”


  沃荷、巴斯奇亚和比绍夫伯格轻松的午餐聚会,对备受推崇的艺术大师、崭露头角的艺坛新星,以及后来的艺术历史带来了深远的影响。


  从巴布罗·毕加索 (Pablo Picasso) 与亨利·马蒂斯 (Henri Matisse),到罗伯特·劳森伯格 (Robert Rauschenberg) 与贾斯培·琼斯 (Jasper Johns),艺术史上不乏理所当然、意想不到的艺术组合。这些组合通过互相竞争、展开精彩绝伦的合作,甚至成为恋人,渐渐塑造了艺术的发展进程。


  沃荷与巴斯奇亚之间的友谊所孕育的文化,至今仍然启发后世,影响力也许比其他组合更甚。从艺术到时尚,他们的视觉哲学至今仍然备受推崇。


  他们就像艺坛里的一些疯狂夫妻,是奇特的一对。


  —— 罗尼·卡托尼


  到底是沃荷离不开巴斯奇亚,还是巴斯奇亚依附着沃荷,至今仍没有定论。最有可能的是他们都需要彼此。艺术家罗尼·卡托尼 (Ronnie Cutrone) 形容道:“他们就像艺坛里的一些疯狂夫妻,是奇特的一对。” 这个意想不到的组合旋即成为纽约派对圈子的核心成员,并经常被媒体拍到相伴同行。


  沃荷欢迎巴斯奇亚加入他的知名社交圈子,而巴斯奇亚也为沃荷的后期画作注入活力。卡托尼续道:“这是一段共生关系。巴斯奇亚认为自己需要沃荷的名气,而沃荷认为他需要巴斯奇亚的创新思维。巴斯奇亚为沃荷重新塑造了反叛的形象。”


  他们真的创造了威廉·柏洛兹 (William S. Burroughs) 所指的 ‘第三意识’,即融合两个惊人的大脑,形成完全独立和独特的第三种意识。


  —— 凯斯·哈林


  对于沃荷与巴斯奇亚的友情,凯斯·哈林 (Keith Haring) 忆述道:“巴斯奇亚和沃荷来自不同的世代和不同的社会背景,画风和美学也截然不同。他们处于不同的人生和发展阶段。外表上,他们唯一的共通点就是头发。


  然而,他们找到某一个共通点,并建立了密切的关系……巴斯奇亚尊重沃荷的哲学,十分敬重他的成就和运用色彩和图像的高超技巧。巴斯奇亚能毫不费劲地轻松构思构图和绘制画作,使沃荷眼前一亮,他也经常对巴斯奇亚源源不绝的新意念感到惊讶。双方互相启发,创作出更胜从前的作品。


  “对我来说,二人的合作所产生的画作,正好印证了他们的深厚友谊和其重要性。画作的质量反映了二人关系的质量,所有作品中所展现的幽默感让人想到他们在创作时的欢声笑语。他们真的创造了威廉?柏洛兹 (William S. Burroughs) 所指的 ‘第三意识’,即融合两个惊人的大脑,形成完全独立和独特的第三种意识。”


  沃荷绘画的巴斯奇亚肖像:大师眼中的艺术天才

安迪‧沃荷(1928–1987) 《尚‧米榭‧巴斯奇亚》,金属颜料 压克力 丝网油墨 画布,101.6 x 101.6 cm.,1982年作,估价待询。此拍品将于11月9日纽约二十世纪艺术晚拍中呈献


  下城区艺术圈的涂鸦艺术家Fab5 Freddy表示,巴斯奇亚十分欣赏沃荷于1970年代创作的《氧化》(Oxidation)画作,并请求这位波普艺术大师以同样方式为他绘画肖像。于是沃荷在他们相识数个月后,完成让人难以忘怀、带有预言味道的肖像画《尚‧米榭‧巴斯奇亚》。

  传统的纽约艺术界一般只为好莱坞明星和社会精英份子而设,而刚刚从曼哈顿下城的街头艺术运动冒起的巴斯奇亚,如今却成为这个领域的新面孔,但他与沃荷相识的名人却有许多共通点。

  与沃荷喜爱的不少明星一样,巴斯奇亚的故事也充满传奇色彩。极具天赋的巴斯奇亚出生在布鲁克林一个中产家庭,自小便对艺术充满兴趣。但他在17岁时辍学并离家出走,开始以艺名 “SAMO©” (解作“老样子”) 游走街头。

  这段年少的经历肯定足以引起沃荷的兴趣。像巴斯奇亚一样,沃荷(原名安德鲁·沃荷拉 (Andrew Warhola))和他著名的缪斯玛丽莲‧梦露 (Marilyn Monroe)(原名诺玛‧珍‧莫滕森 (Norma Jeane Mortenson))都巧妙地修改了早年生活的历史,以配合自己的名人身份。


曾广智 (1950–1990) 《尚‧米榭‧巴斯奇亚,纽约,1987年(另一个沃霍尔插图)》,五版中的第二版,127 x 127 cm.,估价:美元 15,000 — 20,000。该版本将于11月12日纽约 “战后及当代艺术” 日拍中呈献


  沃荷在其艺术生涯中,对名人的概念、背后的迷思和相关的悲剧深感着迷。他自小接触的天主教,启发他在画布上把好莱坞的巨星变成不朽的标记。

  沃荷在美国匹兹堡长大,他的斯拉夫家庭都是虔诚的天主教徒。他小时候跟随母亲到圣约翰一世拜占庭天主教教堂 (St. John Chrysostom Byzantine Catholic Church) 礼拜,教堂内闪闪发亮的宗教画作使他深受启发,后来更融入他的波普艺术作品之中。

  到了1960年代,沃荷很快便意识到名人已取代其童年时崇拜的宗教人物,成为公众膜拜的偶像。他在闪亮的铜色背景上刻划巴斯奇亚,使他犹如天主教圣人一样,从一位23岁的艺术家变成了一位偶像。

  他创作巴斯奇亚的肖像时,沿用其刻划玛丽莲·梦露、伊丽莎白·泰勒 (Liz Taylor)、猫王 (Elvis Presley) 和杰奎琳·肯尼迪 (Jackie Kennedy) 等名人的处理手法,因而让巴斯奇亚成为其名人殿堂的一员。这种看似预言式的姿势预示了巴斯奇亚的成名之路和如今依然备受推崇的地位。事实上,在沃荷刻划的所有名人中,巴斯奇亚的光芒最为历久不衰。


  巴斯奇亚︰二十一世纪巨匠的崭新光芒

尚‧米榭‧巴斯奇亚(1960–1988) 《金牙的罪》,压克力 喷墨 油画棒 画布,240 x 421.3 cm.,1982年作,估价:美元 40,000,000 — 80,000,000。此拍品将于11月9日纽约二十一世纪艺术晚拍中呈献


  在巴斯奇亚与沃荷共进午餐前约6个月,他于1982年春天第二次前往意大利摩德纳的旅途上完成大型画作《金牙的罪》,期间也创作了多幅大型画作,包括《无题》(Untitled)、《利润1》(Profit I)和《在消防栓旁嬉水的男孩和狗》(Boy and Dog in a Johnny Pump) ,这些大幅油画见证了巴斯奇亚艺术创意的巅峰时期,成为其世代的代表作。

  虽然巴斯奇亚追随其偶像沃荷一段时间,但却采用截然不同的艺术语言。沃荷在工厂工作室内创作,而巴斯奇亚则在街头发展。最终的结果是,前者在机械化的丝网印刷版画中除掉所有人为干预的痕迹,而后者随意的涂鸦风格则保留了这种媒介的滴落、乱涂和模糊的痕迹。

  然而,这两位艺术家在题材上却有着明显的相似之处,经常从儿时的信仰汲取灵感。沃荷的父母是来自奥匈帝国的移民,而巴斯奇亚的情况也相近,父亲是海地移民,母亲则是波多黎各的直系后裔。此外,二人也都在天主教家庭长大,因此他们的作品意象也经常出现童年时有关宗教的回忆。

  沃荷的巴斯奇亚肖像把对方从一位街头艺术家变成一位宗教偶像,而《金牙的罪》则借用巴斯奇亚海地文化中的重要精神人物,并将之变成1980年代的流行标志与涂鸦符号之一。

  根据海地伏都教的说法,安息日男爵是众神之父,也是伏都教中的死神,经常会在生与死之间的十字路口出现,负责挖掘坟墓和引领亡灵前往死后的世界。安息日男爵会以乞丐的形象在人世间游荡,常常穿着燕尾服,头戴高帽。这位可怕的骗子喜欢香烟和朗姆酒,也喜欢破坏和享乐。他时刻提醒众生最终都必将臣服于他。

  除了知名的黑人运动员和音乐人外,安息日男爵也成为巴斯奇亚刻划的对象。他以独有的方式混合精妙的字句、数字和符号,包围画中的安息日男爵,呼应他最为人熟悉的“皇室元素、英雄主义和街头风格”。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关于北京文艺网 | 著作权声明 | 合作招商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协作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