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世界 - 文艺的力量
社会 文学 美术 音乐 影视 摄影 戏剧 舞蹈
北京文艺网
 · Home  · 资讯  · 文学
自媒体注册
北京文艺网自媒体发稿指南:
1、登录北京文艺网,点击北京文艺网会员注册,根据要求完成注册。
2、注册完成后用户名和密码登录北京文艺网。
3、登录后,请点击页面中功能菜单里的我要投稿,写下你要投稿的内容,后点击确定,完成投稿。
4、你的投稿完成后需要经过编辑审核才能显示在北京文艺网,审核时间需要一到两天,请耐心等待。

深在的存在——读丁正耕诗集《黄孩子》而作

2018-10-29 17:35:46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白连春

   
丁正耕的诗能够穿透现实和历史的遮蔽,能够抵达人心,能够被领悟,能够让人进入,这本身就是一种纯粹;从中,也显现出了诗人的品格和原则,虽然仍是平凡的,甚至是琐屑的,但是,也是刻骨的、崇高的、灵性的。

  通读《黄孩子》这本诗集后,我似乎获得了一种情感的滋润。


  这是一种寂静,一种声音,一种切割后又重新建立的时空: 一种存在于诗的象外之境的更深在的存在。它不是语言,更不是词,而是一颗对天空、大地、神性和生灵都充满爱和关注的心的跳动。


  我不想从诗的语言和语言所呈现的函义方面来谈论丁正耕的诗,我想说的是丁正耕诗歌的内部结构。


  寂静,是丁正耕诗歌内部结构的一个支撑点。


  写下这一行字时,准确地说是在最初阅读《黄孩子》这本诗集时,我便陷人了时间与空间的纠缠之中,不能自拔。此刻,既有过去,又有未来,更有现在,有此地,也有彼地。


  此刻,在我的土屋里,在一盏煤油灯之下,我进人了一种诗歌的寂静。我的手指正好又翻到了《月中的孩子》这一首诗:

  

  孩子 这是你的声音

  从月中的黑夜传来

  透过松间 纷纷而下的松叶

  深入地层 与朽叶为盾

  美丽你无畏的身躯

  你还要坚持多久

  那些过去的往事 怎令

  哭泣的伤痛继续蔓延

  你的声音已至天庭 今宵月夜

  还要你幼小的身体泪流不止


  孩儿啊 持久的哭泣身已残损

  无神的时日你将远行

  背负行囊 浪迹为生

  在那至高的雪月

  你会止住伤痛

  俯瞰人间

  那些洁白的往事幸福无比

  照耀人体 直至透明

  ——丁正耕诗集《黄孩子·月中的孩子》


  这是作者本人的内心独白,或者自画像。这种以自觉不自觉迷醉于解救苦难的意识具有内在诗质的作品展示出来的其实仅仅是一种寂静: 人类毁灭的寂静和人类再生的寂静。


  面对寂静,我们应该重新认识,它不需要大幅度地运用意象,不需要堆砌、罗列、变形意象甚至意象群,也不需要象庞德、艾略特、史蒂文森一样在意象与意象之间增加张力、象征,它只需把空灵这种东方文化所特有的美学境界运用好。读了丁正耕的《黄孩子》之后,我把这种作法叫做:守护空灵。


  这是种临近本源的东西。在《黄孩子》这本诗集中,这种诗还为数不少。如《父亲》、《夜间的啼婴》、《面对月光》、《梦中的婴儿》等,这些诗,自始至终把我沉浸于月光、阳光、水、火焰、树叶和透明的人体中,这些大自然中的阴和阳,似乎正好暗合了古老的巨著《易经)中的阴和阳,自始至终显示了一种对生命存在的真实感受。这是我们东方古典诗歌的传统方式;我认为,仍然是一种寂静。不是空幻,是和空灵相近的东西;空灵。一种化悲伤、沉重为超然和淡漠的本质;更深在的存在,因为已经明察了生命仅仅是一种方式,一种境界。


  然而在生活中,无疑这是一种极大的错误,生活和诗,是一个纵横交错的坐标,每一个诗人都必须立足在上面建造他的诗歌。立足于一个纵横交错的坐标之上,时间和空间就要被无情地切割,但诗人必须重新建立,复合它们,使之强化诗的整体感,并且具现代诗的整体感,这似乎是健全诗的一个较为捷近的途径。


  切割之后重新建立的时空,是丁正耕诗歌内部结构的另一个支撑点。


  如《多情的季节》:


  你曾常来这里

  漆黑的夜空疑固了你的倩影

  黎明前你曾来此探望

  为唤醒一颗沉睡的心灵

  为你 为我


  再如《梦的高原》:

  梦的高原迎面而来

  广阔而憨厚的泥土次第顿开

  向西 向西 黄色的土地

  切割所有的尘埃


  这些诗中的时间顺序和空间顺序都是经过作者切割之后又重新建立的,一种延伸力在意象与意象之间很自然地突出来,撞击着我们的阅读的心,使我们不得不进人诗的语言的运动之中。


  诗的语言的运动任然是从诗的境界的寂静之中昭示出来的。


  寂静永远是一种呼唤:生命的呼唤。


  孩子的哭泣声,是丁正耕诗歌内部结构的再一个支撑点,也是最重要的一个。


  黄孩子,中国人之初,我们的源和未来,在哭泣,在诗歌之中喘息,在苦难的重压之下挣扎、完善、走向我们,成为我们。这本身就是一种博大和深邃的现实的缩影,一种象征。聆听孩子的哭泣声,我们的灵魂是否震颤,在深夜,当我们面对一张白纸,是否觉得责任应该重又成为诗人存在的价值呢


  夜歌四起 海天渐明

  片刻的宁静走过无数阴云

  荒街的尽头 飘来你

  呼唤的声音 父亲

  众多的孩子 失去你似水的额沿

  在一片腊黄的土地

  ——丁正耕《黄孩子——给作曲家何训田》


  这类诗中,丁正耕投射了太多的悲郁情感。了解他的人并不觉得奇怪,婚姻的不幸和事业的不如意,使他不能潇洒地撕碎生活给他的一切,但是活着本身,诗本身就是一种救赎,最后的一种。


  我相信,在丁正耕的诗集《黄孩子》中,所展示的并不是他一个人的苦难。


  因为,诗是无限的,诗的存在是深在的。


  丁正耕的诗能够穿透现实和历史的遮蔽,能够抵达人心,能够被领悟,能够让人进入,这本身就是一种纯粹;从中,也显现出了诗人的品格和原则,虽然仍是平凡的,甚至是琐屑的,但是,也是刻骨的、崇高的、灵性的。


  读完丁正耕的诗集,写完这篇简单的读后感;我不想说丁正耕是成功了,抑或是失败了,也不祝愿他取得更好的成就,献出更优美的诗集。


  仿佛我无论说什么,都会破坏这一份难得的诗的寂静。


  因为,《黄孩子》就是一个很好的永远存在的见证。而且是深在的存在。


  【注:1992年3月,诗人丁正耕的诗集《黄孩子》被地方政府宣传部一位宋姓副部长谎称接上级通知(因在10年后中国作协外调时地方宣传部的回函是“从未将其定成反党诗集”一说证明了当时的说法是捏造的,况且,一个县级宣传部门也沒资格对一部文艺著作进行政治定性。),丁正耕的诗集《黄孩子》是黄色诗集、反党诗集、为64翻案的诗集等。随后公安机关人员开着摩托车在全城书店书摊和个人手上收缴《黄孩子》并进行烧毁,丁正耕也被工作所属局党委田书记单独传询,县城大街小巷都迷漫着丁正耕写黄色诗集、反党诗集被公安局抓来关起来了等谣言。泸州文艺界也广传着丁正耕在合江遭整了的消息,泸州文艺界人士中也有的为丁正耕鸣不平,连当时市文联主席周京章都对丁正耕说:你给你们县宣传部说《黄孩子》就是黄皮肤的孩子嘛,你怎过得罪了你们的宋部长嘛。


  就在合江整丁正耕黄色诗集反党诗集正在升温时,1993年5月1日《泸州文化报》第三版突然发表了一篇由诗人白连春写的《黄孩子》诗评。


  在该评论中,白连春对诗集《黄孩子》在诗歌创作艺术上的成就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为此,合江县委宣传部对丁正耕的诗集《黄孩子》的政治迫害,人生攻击才暂告段落。


  今天在此回忆往事,是为了感谢诗人白连春在地方小人对丁进行政治迫害时,以一个有良知的诗人的勇敢和正义与仗义直言,阻止了错误行为的急速扩散。


  但是,在后来的背景离乡的北京国家机关媒体工作生活中,丁遭致了多次被无理由的请除事件,甚至每至每年六月报社主管部级领导都亲临单位召开维稳会议。


  记得1998年在《中国音乐生活报》任报社业务负责人期间的6月,主管部领导兼音协领导时乐濛同志6月3日下午两点专为维稳坐镇报社召开会议时,他坐在中间,他的左手边是社长郭向鹰,然后是我,看我的眼神都别有意味的。


  直到2000年我策划了中国第一个以民间的方式把中国当代艺术及艺术家苏新平、何家英、朱成、李象群、孙海青、吴剪、陈琦、史金淞、刘景活、刘燕、王芃、高中华、殷阳、莫凡、石燕、李刚、李惠东、任晓军等的作品介绍到欧洲在巴黎举办的"巴黎·中国风格"展览时,我的护照被北京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没收,并告我找四川公安厅询解索要护照问题,才始知从1990年起,本人已经被剥夺了公民的权利11年之久,那些年中,作为优秀新闻工作者的自己被无故开除的原因至止才真相大白。2001年,是中国作家协会为我进行了一系列的组织函调工作,地方机关才给出了明确的答复。然后,本人又于九月初在临行广州参加首届广州艺术三年展前亲自写请求恢复我公民权利信并附上历年《人民日报》、《北京晚报》、《文艺报》、《文学报》、《中国青年报》、《中国艺术报》、《光明日报》等对我的报道报纸的复印件一同寄给泸州巿委、专管政法的文跃友书记以及泸州市公安局。那年的九月16日下午三点多就在我正在广美一个露天花园里与油画系主任王维加、版画系主任王文明、陈海、郭润文、胡赤骏、范国华等教授商谈一会儿我的讲座并准备进阶梯教室讲座之前,我得到了三姐说合江公安机关让我去领回护照(可以代领)但没有扣压护照原因文字说明的电话,至此,以示本人公民权利的重新获得。因为作为策展人的本人出不了境,原本在西欧开始大量推广中国当代艺术的计划只能落空,直接影响了国家开启以民间的方式进行交流合作模式的推进,也严重损害了所有参展艺术家与策展人的利益。


  至今想来,当年白连春的文章的发表,应该是市文化口的负责人的认可才能见报的,试想,如果市里的态度和合江县宣传部某个人的政治定性是一致的话,那么,白的文章是不会被发表出来的。


  在此,一并谢谢这些有正见观的人们,也谢谢我人生中给我制造的各种令我更执着追求人类美好和纯粹艺术创作的动力的各色人等。附相关资料照片。】



发有白连春评诗集《黄孩子》文章的《泸州文化报》


1990年出版的丁正耕诗集《黄孩子》封面。



2001年丁正耕策划的新中国第一个以民间的方式把中国当代艺术艺术家介绍到欧洲的展览“巴黎·中国风格”展览画册封面。


2001年丁正耕策划的新中国第一个以民间的方式把中国当代艺术艺术家介绍到欧洲的展览“巴黎·中国风格”展览画册封底。


2001年丁正耕策划的新中国第一个以民间的方式把中国当代艺术艺术家介绍到欧洲的展览“巴黎·中国风格”展览文章:《庄子·天子和锤子》局部。


2001年丁正耕策划的新中国第一个以民间的方式把中国当代艺术艺术家介绍到欧洲的展览“巴黎·中国风格”展览文章:《庄子·天子和锤子》局部。


中国作家协会为解决丁正耕因《黄孩子》受地方小人政治迫害问题给地方宣传部门发的外调函。


丁正耕受政治迫害地方宣传部给中国作协的复函。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关于北京文艺网 | 著作权声明 | 合作招商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协作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