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世界 - 文艺的力量
社会 文学 美术 音乐 影视 摄影 戏剧 舞蹈
北京文艺网
自媒体注册
北京文艺网自媒体发稿指南:
1、登录北京文艺网,点击北京文艺网会员注册,根据要求完成注册。
2、注册完成后用户名和密码登录北京文艺网。
3、登录后,请点击页面中功能菜单里的我要投稿,写下你要投稿的内容,后点击确定,完成投稿。
4、你的投稿完成后需要经过编辑审核才能显示在北京文艺网,审核时间需要一到两天,请耐心等待。

《中国奇谭》总导演:“观众既诚实又慷慨”

2023-01-17 19:57:17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祖薇薇

   
2023年一开年,《中国奇谭》以一种令人意想不到的速度爆火。这部由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以下简称“上美影”)和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联合出品的中式志怪动画短片集从2023年1月1日上线到1月14日,总播放量超7820万,追番人数超369万,B站评分9.9分,豆瓣评分9.4分,线下各种周边销售预定火热。


  一个并非那么商业化的动画项目,为何意想不到地爆火了?

  胡睿的《鹅鹅鹅》灵感从何而来?

  小猪妖的故事,为什么感觉和国人特别紧密贴合?

  2023年一开年,《中国奇谭》以一种令人意想不到的速度爆火。这部由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以下简称“上美影”)和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联合出品的中式志怪动画短片集从2023年1月1日上线到1月14日,总播放量超7820万,追番人数超369万,B站评分9.9分,豆瓣评分9.4分,线下各种周边销售预定火热。

  这种火爆的程度连主创们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不是一个非常商业化的项目。”《中国奇谭》总制片人、B站副总裁张圣晏说出当时对这个项目的判断,“它是非常具有动画形式的创新,然后又保留了上美影经典动画特色的一个企划。”

 奇从何来

  纪念中国动画百年诞辰

  2022年是中国动画诞生100周年,也是上美影成立65周年。两年前,上美影决定策划一部作品,纪念这个特殊的时刻。与此同时,长期工作在高校动画教学一线的陈廖宇酝酿着动画短片系列的想法。沟通后,双方一拍即合。这次合作的渊源也可以再往前追溯,上美影厂长速达和陈廖宇曾是同班同学,二人的老师正是经典作品《天书奇谭》的联合导演之一钱运达先生。

  2021年年底,上美影开始与B站接洽,2022年中双方达成合作,B站为《中国奇谭》提供资金支持,并与上美影共同成立了联合监制、制片组。“这个策划从开始就敲定了两个层面,一个是要在总体的文化、审美、风格方面具备中国特性,另一个就是它的主题应该具体而开放。”确定短片集的形式之后,陈廖宇找到10位有创作经验、富于创作热情、艺术风格不同的导演,他们的年龄普遍在三四十岁左右。陈廖宇认为,这些导演正处于创作欲望最旺盛的阶段,缺少的只是一个机会。

  除此之外,陈廖宇对分集导演本人的性格、创作习惯、文化背景、长项和弱点都非常熟悉,“我们可能认识五年以上,有的认识十年以上,甚至二十年以上。”这种团队成员之间的彼此熟悉,也是后来合作顺畅的基础。

 拓展中国动画表达边界

  八个短片里,最先敲定的导演是胡睿,即第二集《鹅鹅鹅》的作者。他对志怪文化、传统文化有着独到且深入的理解。2000年赴德国学习电影时,胡睿最大的消遣就是千里迢迢带去的一套《续齐谐记》,常读常新,每每被中国古人在戏剧上的现代意识给震惊。《鹅鹅鹅》的剧本就是改编自《续齐谐记》的《阳羡书生》。

  为《中国奇谭》开篇的《小妖怪的夏天》从画风和故事都带着上美影“美术片”最熟悉的味道。导演於水在“西游”宇宙中,选取了身处大王洞最底层一名小猪妖作为主角,这一集的英文译名叫“Nobody”,直白地道出了小人物的命运,也让在职场里打拼的打工人心有戚戚。

  第三集《林林》讲述狼女林林自我觉醒的历程。这个故事更像一则“身份认同”的当代寓言。如同导演杨木所说:“就像青少年时期会不自觉地模仿那些很酷的同学,模仿他们的举手投足、说话习惯,身份认同似乎就是成长中的重要一课,但长大后回望,会生出不同的感觉。”

  其他五个故事《乡村巴士带走了王孩儿和神仙》讲述乡土眷恋,《小满》聚焦孩子的精神世界,《玉兔》是古代神话嫁接科幻想象,《小卖部》以石狮子和门神视角呈现人间烟火,还有讲述现代版“田螺姑娘”的《飞鸟与鱼》。从生命母题到人性思考,八个故事都以传统文化和东方哲思拓展着中国动画的表达边界。

  画风上,《中国奇谭》里不仅有采用现代数码作画的作品,也有作品探寻传统动画在当今电影工业环境的应用。这其中,定格动画、剪纸动画,都曾是上美影的看家本领,每帧画面都需要手绘,因而投入大、周期长,与电影工业化不断推新的当下市场格格不入。正因此,此番上美影对传统艺能的“召回”,越发显得《中国奇谭》的珍贵。

 内核中有中国式美学观

  故事可以天马行空,画风可以中西合璧,但《中国奇谭》的八个故事内核都带着强烈的中国式的美学观。

  《小妖怪的夏天》里清新的水墨光影让观众赞不绝口,分集导演於水对于中国风,有不同的理解。“我把中国风分为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符号层面的,像灯笼、熊猫、爆竹、对联,这是特别符号化的中国物品。第二个层面就是中国的美学,比如片中留白,有两个镜头甚至连背景都没有,就是纯白的背景。”

  但在於水看来,更为重要和深层次的,是第三个层面——民族性格,这是最深的一个层次。“我们看小猪妖的故事,为什么感觉和国人特别紧密贴合,外国人就不一定能达到完全共鸣的程度?这可能就是民族性格的原因。中国的民族性格就是这样,‘温良恭俭让,仁义礼智信’,我觉得中华民族的性格是良善和隐忍的,希望片子里能体现这些点。”

  《鹅鹅鹅》中,水墨画风、默片形式,体现的是中国志怪故事的含蓄和意蕴。胡睿是《天书奇谭》的“铁粉”,片中那位狐狸公子致敬的就是《天书奇谭》的狐狸精阿拐。故事中,妖怪之间层层嵌套,却互不知晓,表达的是人心的难测。这个故事让人看到,中国的志怪故事中不仅有超凡的想象力,还充满了古人对人性的思考。

  前三集中唯一的三维动画《林林》,分集导演杨木在呈现国风上面临更大的挑战。在杨木看来,当观众习惯了西式动画流畅的三维表演,《林林》则用定格动画这种比较接近木偶剧的方式去破掉这种流畅感,用东方人更为平缓的表演方式来做中和。

 “做得更极致一点”

  20分钟一集的动画短片能做出如此多的细节处理,有赖于《中国奇谭》的运作机制。

  与普通商业动画相比,《中国奇谭》可谓工期超长。《小妖怪的夏天》导演於水表示,之前做其他动画的时候,半年多的时间要赶出12集。《小妖怪》则是一年半时间做了22分钟。“内容如果都一样,在形式方面谁做得更精致,谁获得的关注可能就更多一些。”

  创作过程中,《中国奇谭》更为宽松。上美影并没有要求导演必须致敬经典。陈廖宇认为,“奇谭”就是离奇故事,但又很开放,并不局限在传统作品和题材。“每个人,每个创作者都可以对奇谭故事有自己的理解。”这也给了各分集导演们广阔的创作空间。

  “做得更极致一点,胆子更大一些。”这是上美影的前辈导演对年轻导演们讲得最多的话。同时,他们也会手把手地对年轻导演进行指导。杨木记得,《宝莲灯》导演常光希在剧本、分镜和成片的每个阶段都给出了细致反馈。除了常光希,《中国奇谭》的顾问团名单中还有凌纾、贡建英、姚光华等,他们都是辉煌履历的老动画导演。

  於水介绍,《小妖怪的夏天》原结尾停留在孙悟空腾身跃起棒打小猪妖的时刻。在打磨剧本的过程中,上美影、B站、总导演陈廖宇和於水一起交流,觉得结尾有一点残忍。於水又找来小朋友观看,小朋友普遍反映:“小猪妖为什么要死呢?”于是,於水把结尾改成了孙悟空将计就计打晕了小猪妖,消灭了山妖。小猪妖自由了,孙悟空的形象也更高大了,观众被治愈了。

  《中国奇谭》八个故事独立成篇,但在创作过程中,八集的主创团队每隔一段时间都要聚在一起,聊进度,看分镜,相互提改进意见。不过,说好的聊天后来变成了“内卷”,“有的人一看,别人的角色造型做得太好了,回去就把自己的又改了好几遍。”陈廖宇说。

  主创感言

  关注作品本身 解决创作细节

  《中国奇谭》的火爆虽然让这些主创们所料未及,却也印证了他们的一些想法。杨木认为,动画片之所以出圈,一个共性是,它能跟现实生活有很强的一个关联。“能让更多的人产生共鸣”。

  陈廖宇考虑得更深。“我觉得制片人、出品方、投资方会去总结爆款的秘籍。但我作为创作者,我到今天还是坚持认为,第一,我创作这个作品,我不会追求要做一个爆款。我最多说,我们希望它成为一个好的作品,或者是什么取向的作品,我希望它给观众带来什么。这个不是说空话。”陈廖宇认为,作为创作者,“我们应该更关注作品本身,把所有创作中的细节问题都解决好。”

  他指出,《中国奇谭》虽然是在网络平台上播放,但是从创作的第一天起,就定下了标准,不只有质量标准、艺术标准,还包括技术标准,都是按电影的标准去做的。“我们采用了4K的画面,5.1声道的声音。如果你用手机看的话,我强烈建议戴耳机看我们的片子,声音肯定会给你带来不一样的体验。”

  “这个片子在什么事情上你多花了一分力气,观众是看得到的。你所有的好和不好,他们都能感受到。你花的每一分力气,观众都会回馈你,回馈你两分、三分,甚至四分的褒奖,我觉得观众是既诚实又慷慨。”陈廖宇说。

  (编辑:李思)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关于北京文艺网 | 著作权声明 | 合作招商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协作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