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世界 - 文艺的力量
社会 文学 美术 音乐 影视 摄影 戏剧 舞蹈
北京文艺网
 · Home  · 资讯  · 文学
自媒体注册
北京文艺网自媒体发稿指南:
1、登录北京文艺网,点击北京文艺网会员注册,根据要求完成注册。
2、注册完成后用户名和密码登录北京文艺网。
3、登录后,请点击页面中功能菜单里的我要投稿,写下你要投稿的内容,后点击确定,完成投稿。
4、你的投稿完成后需要经过编辑审核才能显示在北京文艺网,审核时间需要一到两天,请耐心等待。

夏加尔流浪一生,以色彩赋予绘画新的意义

2022-03-08 15:53:40来源:当代油画    作者:

   
出生于俄国的犹太家庭,家境贫困,是超现实主义画家之一,现代绘画史上伟人,游离于印象派、立体派、抽象表现主义等一切流派的牧歌者。

马克·夏加尔,Marc Chagall,1887-1985

  出生于俄国的犹太家庭,家境贫困,是超现实主义画家之一,现代绘画史上伟人,游离于印象派、立体派、抽象表现主义等一切流派的牧歌者。



  马克·夏加尔(Marcchagall)1887年出生在俄国的维切布斯克,一个贫穷的犹太人大家庭。从这个家庭,夏加尔获得了他一生也取用不尽的宝贵财富,那就是以大量的俄国和犹太民间故事为背景的文化传统;从小浸润其间的夏加尔因而拥有了与众不同、童话般的幻想感觉,在日后的艺术创作中无处不显露出它们的存在。


  The Fiddler

  夏加尔的画中呈现出梦幻、象征性的手法与色彩,“超现实派”一词就是为了形容他的作品而创造出来的。近年来联合国邮票采用过世界各大博物馆展出的世界伟大画家,其中夏加尔就名列其中。



  难得的音乐才能以及诗人气质产生于他因过分内敛而寂寞的童年,而他天启般地在1900年他13岁时突然选择了绘画,让人又一次领略命运的神奇与诡异。


  Bella with White Collar (1917)

  几种天才汇聚于一个沉默的生命之中,却几乎被埋没在冰冷、广袤的维切布斯克。13岁那年,夏加尔勇敢地告诉家人,他要当画家。昏暗的烛光中,沉默的父亲将仅有的26个硬币推到地板上,窒息在泪水中的少年一枚枚捡起带着鲱鱼和糖果气味的学费,踏上了前往圣彼得堡求学的离乡之路。但在圣彼得堡所受的艺术教育似乎不能让他满意,直到进入剧院设计师巴克斯特的试验学校,从他那接触到法国的崭新观念后,夏加尔才找到了能满足他求知欲的地方。


  我和村庄

  1910年他第一次来到巴黎,顿时有了鱼游大海的感受。他加入了阿波利奈和新立体主义的圈子,还结识了莫迪利阿尼、柴姆·苏丁和帕森等人。他那时就显露的极具民族风韵的诗化作品风格无疑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而巴黎也为他打开了探索野兽派色彩和立体主义空间的大门。


  The Spoonful of Milk

  将近十年的游学后,彼得堡人的好奇和贵族们心血来潮的庇护虽然没能改变夏加尔居无定所、无力谋生的窘境,躺在半个床上的他却找了到片刻的自信,无法承受的快乐或者哀伤迫使风华初显的夏加尔不久便背井离开他眼中亲切、混乱、在冻土味中摇摇欲坠的故乡。


  To My Betrothed

  流浪是一种生活方式,被迫的流浪却使灵魂衰老。作为三万个涌往巴黎的异乡人中的一个,夏加尔没办法在无数患有天才狂躁症、绝望、嚎叫、吸毒、自恋、挣扎的画家里显得特别。戏子般地画者眼圈、带着口吃出现在蒙巴纳斯之后,人们对这位像其他流浪者一样自称未来大师的年轻人的嘲笑使夏加尔一下子陷入曾经的胆怯和孤独之中,他宁肯一个人关在屋子里光着身子作画,也不愿让好友阿波利奈尔看他的作品,更下不了决心进画商瓦拉德的门。



  黑色的村庄,山谷里的紫丁香,白色的马匹、清晨开花的树、面目模糊的乐手、冰原上飞翔的鱼……遥远的俄罗斯气息开始浸透飘荡在巴黎夜空下那个失望、孤寂的灵魂。放弃询问的迷途者在回忆中发现了坦途——通往记忆与未来的归乡之路。思乡题材使失望的夏加尔不经意间实现也许当时已经无关紧要的梦想。


  The Poet, or Half Past Three


  《有七个手指头的自画像》

  1911年,他在独立沙龙画展上展出作品,也作为立体派画家与格莱茨、梅占琪一道办展览。从这个时期的作品《有七个手指头的自画像》可以看出,夏加尔在保留俄罗斯风物图景的因素同时采用了立体派的几何画法。画家的脸和身体被立体主义的分割平面弄得七零八落,占了大幅画面的背景再现了画家透过巴黎的窗子记起的维布切斯克家乡的幻象。



  夏加尔的可贵之处正在于他清醒地认识自己所能做的事情,无论是立体派的空间概念还是野兽派的色彩感觉,都只能是表面手法而已,它们不能代替深藏在他生命里的对童年亲切朴实生活的怀念和向往。他曾坦白地说,他不能接受那种对于母题具有的引动官能的质感的破坏。对他来说,宁愿不要合乎规范的立体派或野兽派想法,也要有能表述自己意趣的对自然对象的个人化处理方式。所以在巴黎,他继续利用新形式表现个人幻想。


  The Holy Coachman (1911-1912)

  马克·夏加尔他此举也不是表达与立体派们的对立,他解释自己的想法时说:“我试图用充满激情的响亮形式充实我的画布,这种形式将创造一种四度空间,它不是立体派线条的纯几何形体或印象派的色块所能获得的。”这种清醒的超越意识正可以说明夏加尔没有迷失在巴黎五光十色异常丰富的现代派绘画思想中,他只想走自己的路。成功使冷静夏加尔不必继续贫困而忧郁的生活,然而对黑色的俄罗斯大地的复杂爱恋却带来更加巨大的痛苦。



  五年之后,一封来自故乡的信将夏加尔唤回维捷布斯克,他与少年时的恋人贝拉结了婚。片刻的甜蜜与一生的理解,夏加尔的创作中终于开始看到了溢于言表的喜悦之情。“只要一打开窗,她就出现在这儿,带来了碧空、爱情与鲜花。”1916年,他们的女儿伊达出生,她后来成了父亲的传记作者和研究学者。


  Golgotha (1912)

  十月革命之后,夏加尔短暂地被政府委任为艺术学校的主席,在人们诸如“为什么牛是绿色的?为何马会在天上飞?”之类的疑问中,夏加尔荒疏了绘画,全力以赴地投入学校工作,但同唯我独尊的马列维奇的冲突很快使夏加尔辞去了职务。


  Over the town

  失意的画家重新捡起画笔,却发现诗意的淡紫色、深绿色、透明的兰色以及玫瑰红都不已再适合描绘那个被现实剥了皮的世界。为犹太剧院的大厅和休息室绘制壁画、负责某些戏剧的布景和服装设计,成为这一时期夏加尔用以抵御外界征服的精神壁垒。


  The Cattle Dealer (1912)

  1922年,夏加尔离开莫斯科,返回了法国。可是这时现实的影响已经使渴望漂浮的灵魂再也摆脱不了羽翼之重!此后欧洲发生的事件,种族的痛苦和自由受到的威胁…… 他的画风大变。战争气氛、悲剧的、社会的和宗教的素材被引近他的作品。


  Soldiers (1912)

  然而一幅幅的耶酥像并没有给巴黎城和那里的艺术家提供任何福佑,一个当初被这个艺术之都抛弃的蹩脚画家化身为一代枭雄、挥舞纳粹的魔旌,直指巴黎。种族迫害的血雾笼罩世界,心灵稍事安宁的夏加尔不得已逃往美国。



  战争摇撼着另一个世界和夏加尔的心,更遥远时期的强烈回忆与对现实的关照叠合,加之1944年贝拉的死,完全摧毁了他通往彼岸的桥梁--幻想的世界轰然倒地。黑色的悲伤如同黑色的雨,洒向废墟下的巴黎以及遥远的炮火中怒吼的俄罗斯。中断创作几年之后,夏加尔的创作进入了一种原始的混沌。在那里,一切都具有无尽的可能性,世界和人生归为一体,在无差别的美感中达到同一。他不再解释为什么牛是绿色的、马在天上飞。躺在紫丁香花丛中的爱侣,同时向左和向右的两幅面孔,倒立或飞走的头颅——沉淀的爱代替了具体的形,不语自明的是悲悯和压抑着的深情。



  对夏加尔而言,一切记忆刻满着悲伤,而一切的悲伤都值得我们纪念。


  他是现代绘画史上伟人,游离于印象派、立体派、抽象表现主义等一切流派的牧歌作者。卒於法国圣保罗。



  在夏加尔生命的最后阶段,他再度隐退回自己的内心世界,此时他所画的不再是童年家乡景象,而是希腊神话、基督信仰和生活经验。他的画天真一如往常,不同的是他会以色彩赋予绘画新意义。综观夏加尔一生,以绘画表达人生各个阶段的心灵状态。乡愁之爱、恋人之爱、种族被迫害的苦难,他成功地让绘画成为全人类共通的语言。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关于北京文艺网 | 著作权声明 | 合作招商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协作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