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世界 - 文艺的力量
文学 美术 音乐 影视 戏剧 摄影 舞蹈 展览 演出
北京文艺网
 · Home  · 理论  · 文艺理论  · 影视
自媒体注册
北京文艺网自媒体发稿指南:
1、登录北京文艺网,点击北京文艺网会员注册,根据要求完成注册。
2、注册完成后用户名和密码登录北京文艺网。
3、登录后,请点击页面中功能菜单里的我要投稿,写下你要投稿的内容,后点击确定,完成投稿。
4、你的投稿完成后需要经过编辑审核才能显示在北京文艺网,审核时间需要一到两天,请耐心等待。

《演员请就位2》,靠“撕”出圈儿?

2020-10-12 09:36:01来源:界面新闻    作者:

   
10月2日,《演员请就位2》开播。目前,该节目在猫眼综艺热度榜单上位居第一,同时也频上微博热搜,实现了话题与观看量双爆。

image.png

  
  10月2日,《演员请就位2》开播。目前,该节目在猫眼综艺热度榜单上位居第一,同时也频上微博热搜,实现了话题与观看量双爆。在竞演类综艺几乎消失的2020年,这个数据可以让节目主办方小小地欢喜一把。

16024082328893000_a700xH.png

  猫眼综艺热度榜


  第二季节目延续了第一季的宗旨,主打“通过导演视角去透视影视行业生产链条”。在导演选择上,节目保留了第一季陈凯歌、郭敬明、赵薇的配置,另外新加入尔冬升导演。李诚儒仍然为特邀评论嘉宾。


  和第一季不同的是,第二季新引入了市场评级。在第一期开播时,每个演员在进场之前都会收到由多位一线制片人根据自身感受评出的“市场定级”,分为S、A、B三个等级。这个新的赛制模拟了赤裸裸的演艺市场环境,观众也可以对此有非常直观的感受。与单纯欣赏演技的PK相比,更加刺激的地方在于一些参赛者可能不得不在现场调整对自己的认知,例如,曾在华鼎、飞天、金鹰摘得桂冠的演员马苏市场评级只有B,而一些戏龄可能只有两三年的新人演员却拿到了A级甚至S级。


  一档综艺的评级当然无法说明实质问题,但这个赛制成功“激化”了评委和嘉宾们之间的“矛盾”,一举把节目送上热搜。


  10月10日,节目播出第二期,“郭敬明和李诚儒的battle”在隔日冲上微博热搜第一。实际上,这也不是《演员请就位》第一次“开撕”。早在第一季,“流量担当”小四就多次“撕”上热搜。在第一季,李诚儒看了郭俊辰等人表演的电影《悲伤逆流成河》片段之后表示“如坐针毡”“如芒刺背”,郭敬明则回应“存在即合理”。

image.png

  何昶希在《陈情令》中的表现(来自节目截图)


  在《演员请就位2》的第二期节目中,李诚儒再怼郭敬明,起因是郭敬明直接给了新人演员何昶希一张S卡(代表最高等级)。何昶希是前UNINE成员,零表演经验,在与张逸杰合作表演的《陈情令》中演技稚嫩。


  陈凯歌评价两人表演:“这个雨把你们打倒了”。对于这一表现,郭敬明却给出S。接着,陈凯歌又婉转表示:“希望你拓宽你对你审美的趣味和爱好的尺度和范围。”对于熟悉上一季节目和郭敬明风格的观众来说,这个建议很容易被理解为话里有话——作为导演的郭敬明似乎没什么长进?作为评委的郭敬明似乎不够open?


  现场导演和选手都表示费解,认为郭敬明发S卡太随意、不公平。参照之前《小时代》系列和《爵迹》的选角,何昶希确实是郭敬明的“菜”,郭敬明也表示自己发S卡没有什么标准,就是“想找他拍戏”。

160240789068714300_a700xH.jpeg

  节目截图来自微博“八组吃瓜蜀黍”


  但在一档竞赛性质的节目里,这样似乎又有点任性?他的发言令人困惑,评委的标准到底是什么?


  李诚儒则忍不住当场“开怼”:“我不喜欢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各种做法。一会儿说我选择他,并不是为了要跟他合作。一会儿说我选择他,我就是为了要和他合作……这出自一个人之口。”

160240793392501900_a700xH.jpeg

  节目截图来自微博“八组吃瓜蜀黍”


  开撕,是综艺类节目惯用的套路,大概是由于“宫斗”的戏码对于吸引流量而言过于好用,甚至像一些主打旅行和慢生活的综艺也能移花接木地用上。果然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当然,每个导演有自己的判断,这本身就是节目的一大卖点。评委们之间你来我往的碰撞都是吸引观众的重要因素。而对于观众而言,他们的需求大概也不完全是欣赏演技,“表演以外”的东西才是一档竞演类综艺的加分项。“撕”就是加分项之一。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一档节目因为“撕”上热搜,是个“好事”。但也不尽然,因为以专业竞技为名号的综艺节目,如果在自身的评判标准和价值传递上出现了偏差,也会给观众造成混乱,更无益于行业发展。


  以演技为主题的竞演综艺,《演员请就位》并不是首创。早在2017年,《演员的诞生》就已初试水。后又有《我就是演员》、《演技派》、《演员的品格》和《闪耀的路人甲》等集中爆发。2019年,这类竞演综艺遍地开花,但到2020年,水花渐小。


  这类综艺式微的原因之一可能是“观众到底想在这里看到什么”,或者“我们节目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在繁杂的大众文化消费场域中,观众本身可能也没有确切的喜好,或许有的人就是来看演技的,有的人就是来看“撕”的,更多的大部人是没有特定的观看预期。文化消费,好看就能让观众买单。而这个好看的标准是什么,观众自己可能也没有想好。


  如果是来看演技的话,观众可能会有些失望。去看拿过奖的大片和刷屏的爆款剧集不“香”吗?事实上,综艺本身就无法呈现一个好演员的最佳状态。在几天的限时拍摄中,综艺的影视呈现无法与打磨数年的影视剧相提并论。养成系的演员选拔节目(如《演员的品格》)也无法做到在节目拍摄的短短几个月时间里把小白变成影帝。


  在最先播出的《演员的诞生》节目中,“出圈”的少有好演技,演技尴尬的片段反而火热,欧阳娜娜“蚂蚁竞走”的梗反倒记忆点更深。另外,演技之外,“袁立怒撕节目组”、“章子怡当场变脸”热度更高。

image.png

  欧阳娜娜在《演员的诞生》中的表演


  在官方宣传上,《演员的诞生》表示自己是一档“演技竞演类励志综艺”。但在观众的反馈和讨论上,演技的优劣和表演内容本身成为次要,复杂的台前幕后、诡变的娱乐圈行业生态反而成了讨论焦点。有的观众本着看戏骨们飙戏的态度打开电视,却被这些“精彩”的幕后故事吸引。


  竞演综艺的“命门”不在台前,而在于幕后,这是观众在大银幕和小荧屏上无法知晓的秘密。但这个“命门”又不能简单地归结于“撕”,因为“演技”毕竟还是众多参与者在竞赛中所要追逐的唯一金规,而一个节目也应该有自己所坚守的价值观。


  作为一个导演,和陈凯歌、尔冬升、赵薇一同坐在评委席上,我们期待郭敬明有一个能跳脱个人偏好的更开放、更兼容的标准,但他挥之不去的强烈的个人标签跟他作为演技竞技节目评委的身份产生了极大的冲突。对于选手而言,评委的选择成了成败的决定因素,导演需要对参赛选手负责,需要公平;对于观众,评委的选择是有示范作用的。


  在节目播出后,观众看到的结果就是:这样的一个演员拿了S,这样的演员被评为一个好演员。而实际上呢?明眼人都能看出,两个只能称为“爱豆”的选手演绎的《陈情令》经典片段,真的太辣眼睛了。演技这种完全暴露在台前的形式,还是很容易被大众评判的。


  这样单纯靠“撕”出圈,这样就走偏了。当然,这也才是第二期。


  有了《演员的诞生》的经验后,《演员请就位》在定位上有些变化,官方宣传的定位也成了“导演选角真人秀”。期待在之后的环节中,观众能在节目上窥见例如导演如何调教演员、如何进行场面调度、如何设计服化道等更多细节。将神秘的幕后更多地转至台前,真正让观众见证一部好的作品如何诞生,同时也有参与感 ,才是“真人秀”的题中应有之意。


  毕竟,一直只是靠“撕”出圈,尚不足打造好综艺。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关于北京文艺网 | 著作权声明 | 合作招商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协作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