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世界 - 文艺的力量
文学 美术 音乐 影视 戏剧 摄影 舞蹈 展览 演出
北京文艺网
自媒体注册
北京文艺网自媒体发稿指南:
1、登录北京文艺网,点击北京文艺网会员注册,根据要求完成注册。
2、注册完成后用户名和密码登录北京文艺网。
3、登录后,请点击页面中功能菜单里的我要投稿,写下你要投稿的内容,后点击确定,完成投稿。
4、你的投稿完成后需要经过编辑审核才能显示在北京文艺网,审核时间需要一到两天,请耐心等待。

“美神”:请你再跳二十年

2014-08-12 10:06:44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廖阳

   


扎哈洛娃出演“蒙娜丽莎之吻”中的舞段《启示》。


扎哈洛娃出演《吉赛尔》。

  “蒙娜丽莎之吻”芭蕾GALA“美哭” 众多观众,资深粉丝谈明星中的明星扎哈洛娃

  “女皇”、“女王”、“美Z”……莫斯科大剧院首席舞者斯韦特兰娜·扎哈洛娃的头衔很多,不管是专业人士,还是芭蕾粉,人们习惯性视她为“美神”。一部《启示》、一部《无法企及之爱》,扎哈洛娃8月9日晚在上海大剧院“蒙娜丽莎之吻”芭蕾GALA(编注:依次上演多个舞段的拼盘式表演)上的表现,让人称芭蕾界“布拉德·皮特”的马修·戈丁也沦为配角,戈丁刚刚于月初率英国皇家芭蕾舞团在上海献演了4场《堂·吉诃德》,收获无数赞美,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一次,大多数人还是冲着扎哈诺娃买的票。

  说到扎哈洛娃,“蒙娜丽莎之吻”编导帕德里克·德·巴纳总是先笑,继而沉思般地停顿好几秒。“扎哈洛娃就像一匹难得的千里马,每个人都想拥有她,尤其是编导。如果去珠宝店选珠宝,她也绝对是最精致宝贵的那一枚。”确切地说,排演《无法企及之爱》更像是巴纳私心的一次满足,一种精神馈赠与梦想的实现。即便只和扎哈洛娃同台共舞9分钟,巴纳亦直言不讳对她的倾慕,“光是看着她就已经感觉很欢喜。”

  一位看了“蒙娜丽莎之吻”,自称从来不算美Z粉的观众说,“今晚之后明白她被称作芭蕾的礼物太有资本了!她就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颜美、比例优、技术佳、表现力强,一举一动自带圣光,有她在台上你眼神根本没法往别人身上瞟。各方面都开挂成这样的芭蕾女伶真的几十年一遇,再跳二十年吧女王!”

  现居德国的亦璐是国内《芭蕾杂志》的主力写手之一,堪称扎哈洛娃头号“死忠粉”。自2004年被美Z惊艳后,扎哈洛娃主演的正版碟片她张张全收,现场和视频看过数十次,演出结束次次去演员口蹲点,更在欧洲街头偶遇女神两次。

  这样一个天上有地下无倾倒众生的“美神”,究竟是怎样驾临人世间的?

  她早早地站上了让人艳羡的高起点

  现年35岁的扎哈洛娃出身乌克兰小城卢茨克,小时候,她甚至没想成为舞蹈演员。扎哈洛娃曾说,因母亲幼年学舞之梦中止,成为舞蹈演员的愿望才被转投于自己身上,“我当时不愿意。当然,我随即被芭蕾学校中那些美丽的舞姿说服了。”但她迈入舞蹈界的第一步并不如意。10岁时,扎哈洛娃通过了基辅芭蕾舞学校的面试,几个月后却因随从军的父亲搬到民主德国而中断,直到半年后苏联从民主德国撤军才复学。

  扎哈洛娃说,那段求学之路曾让她备受煎熬,五个孩子住一个大房间,每当考试分数比其他人高,四周总会投来嫉妒的眼光,“有时甚至把我孤立起来,不和我说话,不敢相信我比他们好。”

  在基辅芭蕾舞学校呆了六年后,扎哈洛娃参加了瓦冈诺娃青年舞蹈家比赛,摘得银牌,生活跟着发生了质变。作为奖励,扎哈洛娃被邀请至瓦冈诺娃芭蕾舞学院就读,且跳过二年级,直接进入三年级毕业班。在当时,一个非圣彼得堡学派的一年级学生能直升毕业班,在该校史上亦是史无前例的。17岁,扎哈洛娃顺理成章进入马林斯基剧院,次年即升任首席,属于一毕业就被重点培养和重用的那种。

  “我觉得自己并没为马林斯基剧院做过什么,但刚加入舞团,我跳的就是领舞——三大天鹅和仙女,而我第一个重要角色是《巴赫支沙莱的喷泉》里的公主玛利亚。”17岁主演《吉赛尔》,18岁跳《睡美人》,19岁跳《天鹅湖》……这些角色的邀约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向扎哈洛娃涌来。名团加名角,扎哈洛娃早早站上了让人艳羡的高起点。1999年和2000年,扎哈洛娃接连因《小夜曲》和《睡美人》摘得俄罗斯戏剧界最高荣誉——金面具奖。

  2001年,22岁的扎哈洛娃首登巴黎歌剧院连演三场《舞姬》(努里耶夫版)。她后来说,巴黎歌剧院艺术总监打电话邀她演《舞姬》,几乎成为她最快乐的时刻之一。“我不敢相信这样的好事会发生在我身上,因为距离上一次俄罗斯舞者受邀在此演出已经大约七年了!”巴黎歌剧院之行,将扎哈洛娃的国际之路往前大推了一步,她的国际演出邀约纷至,她亦成为芭蕾界盛传最值得一看的舞者。[NextPage]


扎哈洛娃出演《天鹅湖》。


扎哈洛娃出演《舞姬》。

  她也曾直面质疑和争议

  2003年夏,扎哈洛娃离开马林斯基剧院转投莫斯科大剧院的消息震惊了俄罗斯舞蹈界。对扎哈洛娃来说,这个决定并不容易,也没看上去那么风光。“我还在马林斯基剧院时,莫斯科大剧院就曾多次邀请我,甚至在我跳第一季时就想让我加盟。只是17岁的我还没准备好做如此重大的决定。”直到在圣彼得堡连跳七季,扎哈洛娃才确信,是时候改变落脚的城市和剧院了。“我需要新挑战。莫斯科大剧院给我提供了最棒的工作条件和大量自由时间,也不限制我和其他舞团合作。”

  扎哈洛娃曾试过一个月演9场舞剧,“简直就是地狱”。9场舞剧意味着她每次都要穿着舞鞋跳三个小时,当然这三小时并不全是她一人跳,“但你的身体必须充分预热,在任何时候,只要需要,你都必须马上上场,开始旋转、腾空、跳跃,你要随时待命。”也有人好奇,舞者跳古典芭蕾除了脚尖旋转,头部也要跟着转,那时都在想些什么?“可以说是一片空白。一般主演开始旋转时,都是累得要命的时候,脑袋基本什么都不想,站在台上都是咬紧牙齿,还要露出笑容,不能让别人看出你的异样!”

  女神也不是没有经受过非议。她个人对经典舞法的挑战,对高抬腿(侧腿能轻松抬到180度)的偏爱,张扬恣意的舞蹈风格,注定了观众和舞评家会对她产生两个极端的评价。简而言之,出道以来,似乎没有人会对扎哈洛娃的舞蹈持中立的看法。

  不少人将扎哈洛娃与巴黎歌剧院巨星希薇·纪莲作比,这位女星因抬腿能呈“六点钟”的直线姿态而闻名,自她之后,很少再有人提出高抬腿舞步的必要性。“那段时间,有人接受、有人讥笑、有人喜欢,古典芭蕾评论家讨论过、批判过,但这么多年过去,看看芭蕾舞蹈学校,小孩子站着时都尽量把腿抬很高,但是放低就不行。”扎哈洛娃说。

  “纪莲也擅长高抬腿,西欧媒体对她是顶礼膜拜,到了扎哈洛娃就开始讥讽。”亦璐评价说,有时欧美芭蕾界对东欧的评论,有些立场并不完全出于艺术,而是政治。另外,“我也见过一些年轻舞者,仗着年轻身体状态好会突出秀技术,但看多了就没味道了,甚至让人感觉是猎奇。美Z的动作和柔韧性却让人惊叹‘原来这个编排可以做成这样’,她不是泛泛猎奇,而是让人感觉到美感。”

  私底下,扎哈洛娃经常给人高贵冷艳的印象,西方媒体和莫斯科大剧院同仁也习惯称她为“冰女王”,这也与童年经历对她的性格塑造有关:因为太过出众,被同班同寝女生嫉妒排挤,后来离开乌克兰去圣彼得堡,没几年又去莫斯科,和同事也不是太亲近,“毕竟马林斯基剧院和莫斯科大剧院的大多数演员都是从自家附属学校毕业上来的。”亦璐说,虽然和同行多是点头之交,但面对观众的美Z堪称典范,每到一处,基本都能一路微笑满足所有合影和签名的需求,“这真不是谁都能做到,有些年轻演员都未必比她有耐心。”

  在2012年接受《焦点新闻外的俄罗斯》(Russia Beyond the Headlines)采访时,扎哈洛娃也曾被问及是否对未来做过设想,她说,“我曾有过许多艰难时刻,但现在已经过去了,我不想铭记或提及。至于未来,我真的没想过,我想要活在当下。我从没想过明天会怎么样,因为那不重要,只有上帝才知道等待我们的是什么。”

  (编辑:王日立)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关于北京文艺网 | 著作权声明 | 合作招商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协作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