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世界 - 文艺的力量
展览公告 市场信息 北京文艺网画廊 现场传真 经典导读 创意设计 美术先锋 理论家专栏 美术星空 微热点@ 美术学院 展场记事 美术评论 美术访谈 美术家
北京文艺网
 · Home  · 美术  · 市场信息
自媒体注册
北京文艺网自媒体发稿指南:
1、登录北京文艺网,点击北京文艺网会员注册,根据要求完成注册。
2、注册完成后用户名和密码登录北京文艺网。
3、登录后,请点击页面中功能菜单里的我要投稿,写下你要投稿的内容,后点击确定,完成投稿。
4、你的投稿完成后需要经过编辑审核才能显示在北京文艺网,审核时间需要一到两天,请耐心等待。

佳士得上海秋拍中估价最高的夏加尔《新婚》 流拍

2017-09-26 10:17:57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陆斯嘉

   
017年9月24日,佳士得中国在上海举行了第五年秋拍。两场拍卖共取得总成交额9858万元,较2016年秋拍相比增长35%,终于止住前几年拍卖成交一直下滑的势头。

1.jpg
佳士得上海秋拍现场


  2017年9月24日,佳士得中国在上海举行了第五年秋拍。两场拍卖共取得总成交额9858万元,较2016年秋拍相比增长35%,终于止住前几年拍卖成交一直下滑的势头。首次进入上海拍场的赵无极晚年作品《24.12.2002–双联作》以3360万元成交,成为佳士得于中国内地举办拍卖以来最高价成交的艺术品。


  然而,另一方面却是夜场封面拍品夏加尔的流拍和一组西方艺术作品的流拍,原本向上海拍场稳定输出的西方大师艺术筹码为何遭遇滑铁卢?本地化经营五年的佳士得会动摇耕植的信心吗?佳士得首席执行官Guillaume Cerutti(施俊安)表示,进入中国大陆短短五年,佳士得不断调整拍品以适应本地市场,保持每年一次拍卖,且不会因为业绩不佳终止发展和关闭上海拍场。


  2017年佳士得上海秋拍夜场封面拍品,估价最高的夏加尔的《新婚》,出乎意料地流拍了。


  在上海从未失手的夏加尔接连两幅作品无人问津,或许在先前赵无极的两张流拍中已经埋下伏笔,而这一以往发挥稳定的西方艺术大师板块的滑铁卢延续到了此后的达利与另一位上海拍场常客贝尔纳·布菲头上,前者的架上绘画以低于最低估价的一口价草草成交,后者遭遇流拍。


  来到上海的第五年,在首次遭遇封面流拍的尴尬同时,由履新均不足一年的全球CEO和中国区总经理带领的佳士得,还是交出了不错的答卷。


  根据佳士得公布的数据,9月24日举行的两场拍卖共取得总成交额9858万元,较去年秋拍相比增长35%。然而回顾佳士得进入中国大陆五年来的拍卖数据,2013年上海首拍总成交额1.54亿元、2014年春拍1.25亿元、2014年秋拍1.32亿元、2015年春拍 8685万元、2015年秋拍7000万元、2016年秋拍7145万元,在几乎一路下行中,第五年终于有了上升。


2.jpg
赵无极《24.12.2002–双联作》


3.jpg
达利雕塑《凯旋的大象》


  对今年业绩贡献最大的两件作品,一件是以2800万元落槌,计入佣金后以3360万元成交的赵无极晚年巨作《24.12.2002–双联作》,一件是以1100万元落槌,计入佣金后以1320万元成交的萨尔瓦多·达利雕塑《凯旋的大象》,两者分别创下佳士得上海历史上最高价成交的艺术品和西方艺术品。


  其中的赵无极晚期作品《24.12.2002-双联作》高1.95 米、宽2.60米。创作这幅作品的2002年,正是赵无极当选为法兰西艺术院院士的年份。画作上方一抹湖蓝色与下方的梅红色,以及大面积的暖褐色融合为背景色。这件令人感到律动着能量的粉红色柔美画作与赵无极早期作品着重用笔的力度及油彩的厚重方式不同,不但探索了色彩,光线及用色的巧妙运用,更散发出轻盈的气息。


  今年5月,香港佳士得春拍中,一件尺幅更大的赵无极创作于1960年代的画作以1.54亿港元成交,刷新了艺术家的拍卖纪录。作为香港拍场的标配,赵无极拍品第一次出现在佳士得上海拍场。一次拍卖,6件赵无极,史无前例的规模之中是佳士得调集香港优质资源北上背水一战的决心,不过,这一针强心剂并没有完全达到效果。夜场拍卖中,两件估价超过650万元的赵无极画作没有成交,这与半年前出现在香港拍场的一幕十分相似。


  从香港到上海,通过赵无极的个案可以看到,买家对名家和高价拍品的眼光越来越挑剔,作品的性价比倍受考量,这一点也被当天下午的拍卖证明:3件估价在百万元以下的赵无极水彩作品全数成交,其中两件在开拍1分钟内就飙出最高估价。一幅同为粉色的水彩画以140万元落槌,超过最高估价2倍。一幅尺幅仅有11×14.5厘米的曾梵志彩色铅笔画以120万落槌,超过最高估价2倍,成为下午拍卖的一个小高潮。曾经傲视中国当代艺术的F4,尽管已风光不再,但这幅迷你的“粉红笑脸”不失为昔日的一抹余晖。


  2016年法国艺术家贝尔纳·布菲(1928-1999)的一件描绘小丑的作品《埃米尔》以高出最高估价(140万元)的180元成交,2014年同一题材的夏加尔油画以843万元成交、2015年的夏加尔纸本画作以195万元成交。这些原本稳定的上海拍场“筹码”为何会在今年集体遭遇滑铁卢?


4.jpg
夏加尔作品遭遇流拍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作为西方艺术在中国的推动者,看似稳定的筹码并不能一劳永逸,买家对熟悉的艺术家名单逐渐产生疲劳,更倾向于直奔顶尖精品,达利雕塑的高价成交也有相对偶然的因素。来到上海拍场的作品,相对纽约和香港的顶尖精品,仍处于第二流水准,这不能说是佳士得的诚意不足,但至少说明在上海还“冒不了这么大的险”。目前,藏家口味不断全球化,在中低端价格上偶然性因素较强,而高端价位还缺少符合价位的精品供应。


  观察近两年拍卖,澎湃新闻还注意到,重点拍品与当年的展览热点亦有不谋而合之处。今年是草间弥生的大年,春季在东京举行了她迄今最大规模的艺术个展,夜场拍卖即以她的3幅作品开始。今年余德耀美术馆举行的KAWS大展、2016年在中华艺术宫举行的费尔南多·波特罗(Fernando Botero)个展,以及近年来沪上展览中被频频涉及的达利雕塑,这些艺术家作品均传递到拍场,形成新的卖点或亮点。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关于北京文艺网 | 著作权声明 | 合作招商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协作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