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世界 - 文艺的力量
最新上映 台词迷 美图 预告片 幕后故事 微电影 七嘴八舌说影视 影评 访谈
北京文艺网
 · Home  · 影视  · 七嘴八舌说影视
自媒体注册
北京文艺网自媒体发稿指南:
1、登录北京文艺网,点击北京文艺网会员注册,根据要求完成注册。
2、注册完成后用户名和密码登录北京文艺网。
3、登录后,请点击页面中功能菜单里的我要投稿,写下你要投稿的内容,后点击确定,完成投稿。
4、你的投稿完成后需要经过编辑审核才能显示在北京文艺网,审核时间需要一到两天,请耐心等待。

马天宇这张脸,骗了多少人?

2021-03-08 09:12:42来源:一日一度     作者:度公子

   
15年后,“马天宇怒怼网友你才丑”登上热搜。新剧中遭到了不少网友对他颜值的质疑,非常真实的表演却没想到遭到网友调侃。

image.png

  
  15年前,一首《该死的温柔》让马天宇拿奖拿到手软。


  这首歌当年有多红?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在那个盛行彩铃的年代,拨通一个电话很可能就听到“你这该死的温柔,让我心在痛泪在流”的铃声。


  很快,市面上出现了大量盗版,公司出来维权,结果在国外也出现了盗版,韩国艺人纷纷翻唱。


  那阵子,QQ音乐排行榜排在第一的是周杰伦,第二就是马天宇。


  爆红之后,马天宇并没有像人们期待那样一直大红大紫,很长一段时间内不温不火,有时候甚至是“销声匿迹”。


  15年后,“马天宇怒怼网友你才丑”登上热搜。新剧中遭到了不少网友对他颜值的质疑,非常真实的表演却没想到遭到网友调侃。

image.png

  
  出道以来,马天宇从未想过给自己立“人气偶像”的人设,别人问他“长得好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他解释,“其实我从来不关注自己长成什么样”。


  在大家的印象里,马天宇一张干净到纯洁的面孔,笑起来温暖阳光,但这张脸又骗了很多不熟悉他的人。


  很多人并不知道,私底下的马天宇,与表面上的热热闹闹相反,更多时候带着一种克制与疏离。


  很多人也不知道,这样一个大暖男,却有着一个令人唏嘘的童年。


  01


  马天宇的身世,可以用“悲惨”来形容。


  5 岁那年的中秋节,马天宇一觉醒来就失去了妈妈。


  他哭着找来爸爸,然而妈妈的身体早已冰冷。


  “不知为什么,家里所有不幸与幸福的事情都发生在我身上。”


  “妈妈”对他而言有些陌生,他甚至不曾拥有过一张她的照片,也记不清她的模样。


  妈妈下葬那天,很多人都在哭。他在一旁玩气球,始终没哭。


  直到别人把妈妈安置进坟,将土撒在她身上,他才回过神,突然嚎啕大哭起来。

2.jpg

  
  自那以后,马天宇的人生里再也没有“中秋节”。


  这对于一个孩子来说,这是何等的残忍。


  这个坎,马天宇在心里隐忍了很多年。


  2005年,马天宇一条“跟父母缘尽至此”的微博, 被骂上热搜。

image.png

  
  但这就是马天宇的真实感受。离世的妈妈是他的禁忌话题,“爸爸”也是。


  妈妈去世后,负债的“酒鬼爸爸”也远走他乡,亲弟弟还被债主抱走了。


  爷爷告诉马天宇一个道理,父债子偿。


  他开始像大人一样在地里干活、打童工赚钱。


  小学时,因为打了一针2元5角的疫苗而被奶奶打了一顿,因为奶奶觉得他在浪费钱。


  马天宇上到中专,因为交不起三块钱学杂费而辍学。


  老师,甚至同学想替他出钱,他拒绝了。


  马天宇的经历不像一个85后,更像70后,苦,也痛。


  不到16岁,马天宇辍学打工,因为少年感太重,别人还以为是童工。

image.png

  
  打烧饼、烙大饼、蒸馒头,马天宇拿着一个月150元的工资。后来因为“太诚实”被炒,揣着25块钱只身来到北京讨生活。


  16 岁,他在早市里替人卖牛羊肉;17 岁,在街边炸油条卖豆浆;18 岁,在一家快餐店打工,每天推着三轮车送外卖。


  这是马天宇出道前北漂的轨迹,收入是一个月七八百。


  《非常静距离》里,李静调侃马天宇,“你卖早点的那片就是我混的那片啊。”马天宇也很幽默,“是啊,我卖早点时还幻想可以遇上赵薇、谢霆锋呢。”


  那时的马天宇不会想到,自己有天可能比赵薇和谢霆锋还红。


  02


  在酒店做服务生时,他胆子太小,朋友就到网吧替他报名了2006年的《加油!好男儿》。


  他从北京西站坐火车到武汉赛区参赛,演唱了张国荣的《当爱已成往事》。


  他低着头,声音颤抖、飘忽,唱了四句就停了。得到的评价是:内向、腼腆,进场像进洞房,唱歌像是唱给自己听的。


  但或许就是这种腼腆、内向让他在一众张扬的年轻人中显得格外不一样。


  他获得了通关许可的英雄帖。


  等到第一次正式登台,灯光打在身上的那一刻,他清楚地意识到,“命运从此该不一样了”。


  最终,马天宇获得了全国第六名,并凭借干净阳光的气质,以“全国网络人气冠军”的头衔出道。

4.jpg

  
  选秀结束后,一首《该死的温柔》,让马天宇真正火起来了,并出演了“红妆束发的玉面公子”贾宝玉。


  走红之后,有段时间他被传出“被包养”的新闻,负面新闻和谣言接踵而至,他迅速被拉进巨大的舆论漩涡。


  谣言传到爷爷的耳朵里,老人气得病情加重,去世了。


  爷爷去世的时候,公司为了让马天宇继续上节目,向他隐瞒了爷爷去世的消息,他连爷爷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image.png

  马天宇和爷爷


  《花样姐姐》最后一期节目中,其他明星都收到家人录制的VCR,马天宇什么也没有。


  餐桌上,他颤抖着说,“我只是觉得,你们都有家人出现的时候,我好难过。”


  他低下头,抓住餐巾,遮住双眼,轻声抽泣。


  曾经过着最底层的生活,但从不向外人展示他的挣扎与煎熬。


  他高密度安排自己的时间,决不允许浪费。


  如果粉丝为接机花费几个小时,他会教育他们,不要浪费自己的时间。


  直到现在,他对成名依然没有适应。


  温和、善良、随和、有亲和力是马天宇给世人的标签,但孤独与疏离,才是他的底色。


  03


  成名之初,他试图叫停,提出休息、学习一段时间,等到合约到期后解放了自己。


  当初中专都没完成的他,开始给自己恶补知识。


  就像一块新鲜的海绵,不断地汲取养分,用更广阔的视野打开自己的眼界。


  看书,学习英语,他给自己充电,高度自律,从来不打游戏,也不会让自己过上放纵的生活。


  多喝一杯就是他对自己的放纵。


  在马天宇的心里,有一道明显的楚河汉界,两端是他自己和这个世界。


  和粉丝搭建理想关系,“我出唱片你就买我唱片,我拍电影你就看我电影,拍电视剧你就看我电视剧,其它就不要管我了”。


  只要工作一结束,他要消失几天。


  订机票、吃饭,交水电费,都是自己去做。

image.png

  
  马天宇出过一本自传写真集,叫做《我本浪人》,把自己看做是一个在流浪的人。与其说他没有归属,不如说他不在乎物质的生活,更注重内心的感受。


  他是一个能说走就走,来一场独自旅行的人。


  他把租来的房子刷成了黑色墙壁,后来买了个两室一厅,又装成了冷色工业风。房子不大,反正没什么朋友,也没什么客人。


  他更喜欢一个人独处,而不是投身到一段亲密关系中去寻找心灵的慰藉,但对陌生的风景却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向往。


  萍水相逢,过客给他安全感,因为陌生就代表着永远都不会有伤害。


  他把自己的内心世界隐藏的非常好,这大概也是他为什么看起来总有些孤独的原因吧。

image.png

  
  回顾这些年,马天宇一直安分守己的拍戏,演着男二或者男三的戏份,不挑剔剧本,也不苛求咖位,所以在很多人的印象是,这个帅气的男孩一直不温不火。


  让他参加路演他就去,催他发个微博他就来个自拍,偶尔跟网友互动一下,日常热衷公益,没事的时候就随便去哪旅行。


  谈角色,他很自信:“演员是个比较感性的职业。毕竟,我经历过生活。”


  谈人气,他很淡定:“红不红不重要,我只想做一个演员,没想做明星。”


  偶像明星出道的马天宇,和很多明星选择的路却不同,从底层中来,最终回到真实的平凡生活中。


  与不好的原生家庭相比,他性格里的柔软与坚韧让人感叹他怎么成长得这么好;与他精致的面孔相比,他内心的平静与孤独又让人略微心疼。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关于北京文艺网 | 著作权声明 | 合作招商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协作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