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世界 - 文艺的力量

社会 文学 美术 音乐 影视 摄影 戏剧 舞蹈
北京文艺网
 · Home  · 资讯  · 影视

对导演来说一档综艺能改变什么

2021-11-16 14:15:23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

   
关锦鹏要再拍《胭脂扣》了,不过是在一档综艺节目里。

  关锦鹏要再拍《胭脂扣》了,不过是在一档综艺节目里。

  吸引了关锦鹏的节目是《导演请指教》。这档影视导演竞技真人秀,由王晶(代表作《鹿鼎记》《整蛊专家》)、方励(代表作《万物生长》《后会无期》)、陈祉希(代表作《你好李焕英》《送你一朵小红花》)和郝蕾(代表作《少年天子》《春潮》)担当制片人,集结了16位导演,他们用短片拍摄的方式竞赛,握有裁判权的是现场200名大众观影组和50名专业鉴影组。等到节目上线后,导演们的作品亦会接受更为庞大的网络受众的检验。

《导演请指教》节目海报

  对大多数走进这个行业的人来说,“拍电影”始终存在隐性的行业门槛:要么去影视公司上班、从助理做起,要么带着作品参加电影节和创投会,要么花费大把时间精力社交、寻求前辈的提携,无论哪一种,都是一条漫长的道路,以至于有不少从业者调侃自己,“四十岁了仍然是青年电影人”。


  而《导演请指教》的出现,则是另一种特殊的创投——它自带流量和资金,能将导演们的故事讲给大众,为导演们提供更低成本的试错机会。


  对于已经成名、或是寻求“跨界”和“认可”的导演们而言,这也是一次尝试的机会。宁浩“坏猴子电影计划”签约导演曾赠就是第一次参加综艺,她在节目中直言,这对于一个躲在监视器后的导演来说,也算是一个勇敢的尝试。


  《导演请指教》提供了一个全新的场域:过去导演们隐藏在镜头之后,这次他们从监视器后走到台前,请“你”指教。


  “无片可拍”的新导演


  根据国家电影局统计数据,截至2021年9月底,中国电影市场共有影院14235家、银幕80743块,银幕数正式突破8万块大关。与迅猛发展的银幕数相对应的,则是近几年新导演的相对缺乏。


  青年导演的生存现状,一直是行业持续探讨的命题。电影本身的工业化程度高,无形中提高了导演的进入门槛。知名编剧全勇先曾告诉毒眸,拍一部好电影和写好一个剧本,是特别难的事,投身于这个行业的人,都要做好接受各种挫折的心理准备。


  在大部分的情况下,行业处于僧多粥少的状况。“资金”是其中难以解决的问题。画外hoWide发布的《2017年中国青年电影导演生存状态调查报告》显示,新人导演的处女作大多都是“为爱发电”,有高达38%的导演,用自己的钱来投入作品。


  筹钱的难度拉长了项目的筹备期,有13%的项目融资时长超过了三年,而那些作品半路折戟、被挡在电影圈大门外的人,甚至没有机会参与这个统计。而在疫情之后,项目的投资方更加谨慎,新导演的项目也会被更加严格地评估。


  而从行业角度来看,电影圈更像是个“人情江湖”,对年轻人而言,进入的渠道不算通畅。


  没有太多成功作品傍身的新人导演,能获得的机会往往很少。成熟导演身边,往往都有固定的合作班底,新人没有长片拍摄的经验,也很难拥有被提携的机会,他们进入剧组后,大多是从助理开始“慢慢熬”。

《导演请指教》节目海报

  
  目前来看,青年影展、创投和各种青年导演扶持计划,是新人导演较为重要的进入渠道。但创投也不能完全解决青年导演所面临的困境。


  “泡沫”是第一个问题。近几年,国内创投会的数量越来越多。由于各创投筛选项目的标准并不统一,项目质量的不稳定性开始提升。


  不仅质量出现了波动,新作品的数量也开始“不够用了”,创投会和创作者的数量逐渐开始失衡。对机会的过度追逐,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内容的纯粹性。资深电影人、知名编剧王红卫提到,现在很多创投太同质化、太模式化了,中国的创投应该“砍掉一半”。


  不少创作者抱着“撞大运”的心态,拿着一个项目跑遍国内所有电影创投,哪个收到回复,就跟进哪个,打磨剧本的时间被一再压缩。


  即使是在各大创投项目中崭露头角的新人导演,也很难得到后续支持。黄建新曾向毒眸解释道,创投的本质是给创意投资,而不是给产品投资。因此,它更多地是个文化活动,通过这个活动激励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批人。


  创投的钱大部分来源于“化缘”,来自社会各界的支持。因此,创投只是电影开始的第一步,很多资方只是给电影计划提供一部分启动资金,至于后续的发展,还需要更多努力。


  好的作品当然是成功的第一步,但对于中国的新人导演而言,机会同样重要。正如《导演请指教》第一期提到的,“每一次Action,都历经创作、资源、市场的多重困境。”


  “被更多人看见”


  “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作品能和观众见面。”被更多人看见,成为了参加《导演请指教》的导演们最大的期望。


  曾赠是宁浩工作室“坏猴子电影计划”的签约导演。当她第一个上台,向演员们阐述自己的IP改编思路后,几乎没有演员选择她。约谈失败后,曾赠在第一轮遗憾轮空。“也挺正常的,我对大家来说是陌生的面孔。”制片人郝蕾也提到,这是新导演面临的困境之一:对演员来说,他们“无从参考”。


  王一淳在第九届FIRST青年电影展上获得了最佳导演的奖项。她决定来这个节目的理由很简单——“听说能拍好几个短片”。作为一个只拥有两部作品的新导演,这个机会无疑十分诱人。


图片来源:《导演请指教》


  对于新人导演而言,“一夜成名”的奇迹很难真实上演,在解决“如何能够快速被大众看见”的问题上,《导演请指教》或许提供了一个足够宽广的舞台。

  王文也出现在节目里,刚刚本科毕业的她,唯一能写进履历里的,是她的毕设作品。对她而言,像她这样的新人导演,将在这个舞台上“从零开始”。

  想要被看见的不止这些纯粹的新人导演。在《导演请指教》里,有一些导演通过一部或者几部作品,在观众心中被贴上了不太正面的标签。如果想用一部长片来改变上一部长片奠定的印象,这中间将是漫长的间隔。而《导演请指教》,为他们提供了一个相对缓冲的,重新证明自己的机会。

  毕志飞以《纯净心灵·逐梦演艺圈》为大众所认识。他在出场时自我调侃道:“很多人可能听说过我,就是那个拍片质量很烂的导演,拿了两届金扫帚奖。”通过《导演请指教》这个平台,他希望能让更多人看到自己这几年的进步,从而摆脱身上的“烂片”标签。

《导演请指教》节目海报


  对于像毕志飞这样希望扭转风评、证明自己的导演来说,一档以导演和作品为核心的综艺,既是最直接的方式,也是一个重新出发的起点。

  还有一些导演,则渴望在新的领域“重新”被看见。蔡康永在节目中提到,可能对于很多观众而言,他是跨界来当导演,但对他来说,这次参加节目,是“回到电影圈”。

  蔡康永带来的剧本以京剧《乌龙院》中的《坐楼杀惜》为蓝本,在创作过程中,李诚儒不断地浮现在他的脑海中,因此他邀约李诚儒担任男主角。在接连邀请三次都遭到拒绝之后,蔡康永最终轮空。李诚儒的理由是:“京剧是伟大的,不是谁都可以把一个京剧电影拍好。”

图片来源:《导演请指教》


  和蔡康永一样,很多导演在其他领域已经是佼佼者,但在这个节目里,他们仍然是“新人导演”,面临着被选择、被拒绝和被质疑的可能性。


  梁龙想拍电影,这个念头是在一瞬间出现的。他发现自己的记忆开始模糊,需要“记住一些什么”。以前,他用歌曲来记录自己的生活。但是那些“已经写过了”,同一件事不能再用另外一张专辑来记录。于是,他想到了影像,进而产生了拍电影的冲动。


  在一次与毒眸的对话中,梁龙提到,导演是现阶段最能让他感到满足的职业,因为一直没有做成。“拍电影这件事我想了很久,但没什么机会,因为我不是电影人,也没有人相信我能拍一个好电影。”


  此外,韩雪、吴镇宇等优秀演员的出现和转型,也让观众在期待之余,难免有一丝怀疑。对他们而言,从演员到导演的这个过程,将会在更多人的见证之下完成。


  正如郝蕾所言:“我们只看作品,至于跨不跨界,对我们来讲根本没所谓。”


  大型的“试错”平台


  《导演请指教》不仅给了新导演们一个圆梦的机会,也提供了一个足够广阔的平台。


  在节目开始录制前的沟通备采中,蔡康永曾经对着镜头提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拍电影的资金谁来出?


  这是一个足够现实、并且大多数新人导演都面临过的问题。甚至连陆川都在节目前采中回忆道,《南京!南京!》拍摄刚刚过半的时候,他在片场突然接到制片主任的消息,被告知他们缺乏资金,接下来长达五个月的时间里,拍摄几乎难以进行下去。

《导演请指教》片场


  对投资方来说,新人导演一切都是未知的。在他们的执导能力没有得到市场检验的情况下,投资方很难贸然信任初出茅庐的导演们,缺乏信任就意味着缺乏启动资金,所以对大量导演来说,能够完整地把电影拍出来,已经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导演请指教》节目组回答蔡康永的询问时,干脆地表示平台会为参与到节目中的导演们提供拍摄的资金支持,提供演员池,甚至在最初的环节中开放旗下的IP版权库,让导演们灵活改编——这对导演们来说是一次低成本“试错”的机会,让他们可以表达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

  另一方面,综艺节目广阔的受众群体,也能够让导演们及时收到自己“试错”的市场反馈。

  节目中,德格娜叙述她与王一淳在FIRST影展的相遇时,提到她和对方分别收获了最佳导演和最佳剧情长片的奖项,但据说评委在两人之间出现了分歧争议——在传统的电影展会和创投项目中,导演们面临的观众,往往是现场的评委和影迷。没有足够的热爱支撑普通观众去赴这场电影的约会,今年的平遥电影节甚至邀请了TFBOYS的王俊凯作为特约策展人,让电影的故事突破原有的圈层,传播到更远的地方。

  与传统的影展和创投展会不同,将对导演的评判搬上综艺节目,自然意味着能够吸引到更多观众和品牌方的目光。综艺节目的受众是平台用户,辐射全国观众,自然不用局限于一次线下展会的受众。

  《导演请指教》的赛制设置加强了观众反馈环节的即时性:在第一阶段,导演们被两两分组、相互指教,影片进行现场公映时,有200位大众观影组和50位专业鉴影组作为“评审”。

  他们手中的投票器不是为了给自己喜爱的电影投上一票,而是一个“离席键”,有一位观众按下离席键意味着现场票数减少一票,一旦观影席上剩余不到120人,整个影片会暂停放映。而两位导演中票数高的那一位,才能有和现场的制片人合作的机会。

  在整个过程中,以制片人为代表的B端用户不再是评价影片的唯一维度,导演能够实时接收现场观众的反馈,在得到观众的认可、影片经过“市场”的检验之后,制片人也能够放心地和导演合作。而在节目播出之后,导演们也能够从网络舆论中,迅速接收到更广阔的大众反馈。

  而受众体量广大、导演风格繁多,也能够让《导演请指教》被视作整个影视行业的缩影。

  制片人们在节目中提到文艺片和商业片的区别,直言文艺片在现场投票环节可能会吃亏,但更容易打动演员;导演和演员本身是双向选择,导演可以拒绝不那么合适的演员,也可能像蔡康永“三顾茅庐”请李诚儒、包贝尔“错失”齐溪一样,始终得不到演员们的青睐;拍摄现场导演把控全局,同样可能状况百出,相国强拍摄时先后遭遇无法彻底清场、下雨导致拍摄延后等问题……

图片来源:《导演请指教》


  整个生态被呈现到观众面前,大众在得以了解行业的真实生态后,也将更加懂得并尊重优秀电影人们的付出。

  这也是腾讯对于来年综艺生态布局的重要部分——在今年的V视界大会上,腾讯专门划分出“好好学习”赛道,希望通过优质的内容,展示多元的职业故事,点燃观众的好奇心,让用户在休闲娱乐的同事有所收获,而影视行业的台前幕后,无疑也是这些职业故事中的一环。

  时代需要好的作品和好的导演,《导演请指教》或许会成为一个助推器,它给予扶持,给予关注,等待着他们的出现和成长。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关于北京文艺网 | 著作权声明 | 合作招商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协作单位